被道侣捅死后我带着天雷回来了 - 被道侣捅死后我带着天雷回来了 第59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徐长老:“想见小乐瑶?哈,也好,那你自废修为罢,只要你自废修为,我就让你见她。”
    “我拒绝,换个别的。”
    拒绝得太干脆了,徐长老都不由一噎,“看来你也没那么在乎小乐瑶!”
    “不是不在乎,是有脑子,自废修为后我就能任你宰割了,我如此做,不是自寻死路吗?”
    “乐瑶是你女儿,你不愿意为了她去死吗?”
    顾仙仙莞尔一笑:“徐长老,你私心如此重,明明是决明有错在先,你现在却如此针对于我。我怕是死了,你也不一定让我见乐瑶一面。但我若有实力,就像此刻,还能和你谈判,若我真的穷途末路,你早该一刀杀了我了。”
    徐长老:“……”
    只顾仙仙也知道,眼下要见小乐瑶当真难如登天,徐长老极其疼爱决明,视如亲子,决明眼下被杀,又正值气头上,他不可能将唯一可以拿捏杀人凶手的东西拱手相让。
    顾仙仙被拿捏命脉,自然输了先机。
    昆仑掌门虽是长老,却不如徐长老德高望重,门第弟子能人无数,他倒是想让顾仙仙见小乐瑶一面,却也不敢忤逆盛怒中的徐长老。
    他只能道:“顾仙仙,你赶紧走吧,我们不可能让你见小乐瑶的。”
    徐长老冷哼:“我知你能耐大,你要是厉害,就杀进我昆仑,从我身体上踩过去!”
    他明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杀进昆仑。
    小乐瑶从小在昆仑长大,对昆仑感情非是一般,自己杀决明尚且可以解释,但她无缘无故打了昆仑的人,一路杀到乐瑶面前,只怕在小乐瑶面前,自己真是一个只会武勇的刽子手了。
    她无奈一叹,不免感叹杀决明太快,都没能让她好好筹备一番。
    既如此,她便晚上再来!
    “请徐长老帮我转告小乐瑶,我想见她一面,她若是愿意见我,请徐长老随时通知于我!”
    话落,顾仙仙和天帝少主御剑离去。
    偷偷在旁围观的修士们也不敢久留,尽数散去。
    昆仑弟子不由松了口气,私下里对于决明仙君和琉璃仙子的恩怨也是议论纷纷。
    ……
    决明仙君死于琉璃仙子之手短短数日便传遍九州!
    这对让九州称羡的神仙眷侣,到底是情消爱弛,成了怨侣,最终反目成仇,到了无可挽回的这一步。
    “喝!我还道要找个像决明仙君这般重情重义的男子结为道侣,哪知他竟然狼子野心,都是表面功夫做得好!”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呀,就是可怜了小乐瑶,身份地位,一落千丈矣。”
    “这可未必,决明仙君杀琉璃仙子必然事出有因,或许是琉璃仙子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呢?怎可听顾仙仙一面之词!可惜决明已死,有什么真相都不得而知了……”
    “那决明仙君当真死了吗?他可是渡劫大能,怎么会死得这么容易?这决明仙君定然留有后手,死没死还未可知呢。”
    “尔等短见,区区情爱哪值得花费半分心思?难道你们就不好奇,那琉璃仙子顾仙仙,也是鬼蜮顾仙仙啊!对了,听闻那顾琉璃也是顾仙仙!十年,不过十年,仅仅十年,琉璃仙子就以出窍修为杀了渡劫大能,你们难道不好奇她到底有何机缘吗?”
    “然也然也!此等机缘若是我等能窥见一二,受益无穷啊!”
    “对于此事,我也甚为好奇,诸君可知那鬼蜮顾仙仙还有何英伟事迹?”
    此时,琉璃仙子顾仙仙是鬼蜮顾师顾仙仙的消息,也经由悠悠众口,传入了鬼蜮。
    一时间,惊得鬼蜮众生也是目瞪口呆,差点魂飞魄散。
    尤其是第二陈、第三兰、乌起领等人,他们尚在人间修真界,对于琉璃仙子和决明仙君之间的纠葛传闻更加的身临其境,尤其是这一路骂骂咧咧的维护顾师,还骂了琉璃仙子师徒无数次,还几次与人动手……
    “顾师是琉璃仙子顾仙仙?”
    “顾师也是顾琉璃?”
    “顾琉璃就是顾师?”
    “顾琉璃也是顾仙仙??”
    “顾仙仙就是顾仙仙!”
    “所以……不是吧……真的假的……幻听了?”
    感情他们为了琉璃仙子和顾师谁更厉害这个问题吵了个天翻地覆,这三个却都是同一人?!
    快,去昆仑!
    作者有话说:
    晚安,明天见。感谢在2022-05-27 23:58:03~2022-05-28 23:43: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c、棉花、靓崽潜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山栀茶80瓶;白菜卷心菜70瓶;布鲁布鲁、琅么么、靓崽潜潜、路人甲10瓶;见枫秋意5瓶;晴苍、梦、落&3瓶;柒玖2瓶;千澈、晟婳、果果酱、凤凰花又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7章
    顾仙仙刚离开昆仑剑宗,甩开尾随之人,便忍不住呕口大口大口的血来,她脑袋一扎,直直的往地面坠落,幸而天帝少主飞身而至,接住她,撑着她落到地面,封上她身上几处大穴,又喂下几颗灵药,顾仙仙才终于缓和过来。
    她气息奄奄,痛苦非常,咬牙道:“合欢宗最擅秘术,你可知有什么能在人魂魄中做手脚?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时时刻刻的割裂我的魂魄,如此下去,我必定魂飞魄散,这个决明,果然有一万个心眼。”
    “这种害人魂魄的秘术太过阴毒,师父怕我走上邪路,不准我学。”天帝少主眉头紧皱,“你还疼吗?”
    顾仙仙咬牙切齿说出一个字:“疼。”
    “还知道疼?我刚才观你气息沉稳,能说会道,还以为你没事了。”
    顾仙仙笑了一笑,道:“装一装还是可以的嘛。”
    天帝少主无奈的笑了一下,道:“不过我这上品止疼的丹药都不管用,看来此秘术非同小可,决明只怕是真的准备已久。若是能拿出他神识空间里的东西,或许能知晓一二?”
    “不可能了,我连他想要逃跑的魂魄都一并斩之,他所有的一切都和他一起消散了。”说着,顾仙仙咳嗽几声,嘴角又咳出几滴血来。
    “你眼下情况,怕是不能再去昆仑了。”
    顾仙仙想到小乐瑶,她也不想再去昆仑,却是不得不去。
    她只能暂且将魂魄一事放置一旁,好在这只是让她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疼痛,只要能够忍住,便无大碍。她决定先把身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待恢复元气,再探昆仑。
    天帝少主在一旁护法,他看着盘膝而坐双眸紧闭的顾仙仙,此刻的她脸色苍白如雪,唇淡如樱花,看起来太过脆弱,仿佛能被这林间寒风吹散了去。可明明不久前她还一剑四方,无人能敌。
    小一小二在她身边盘旋,有事没事戳两下小三,或者是劈出两道雷光,盘古斧呆呆的躺在地上……
    他靠在树干上,看着眼前奇异场景,竟然有一种岁月静好之感。
    顾仙仙这一调息便是几天过去了,她身体消耗太过,只感觉一闭眼一睁眼,不过眨眼之间,竟然已经过去几天,但好歹是缓解了体内不适,只除了魂魄中传来的跗骨之痛,让她忍耐得极为痛苦。
    “醒了?感觉如何?”
    “尚可。”顾仙仙仰头看着太阳穿入密林,笑了一笑,“辛苦你为我护法,不过还要请少主再帮我一个忙。”
    天帝少主了然一笑,已经猜到顾仙仙接下来要做什么:“你自己可要记清楚,欠了我几次,将来可是要一一还我的。”
    “还,还!将来我当牛做马,一定还你。”
    说起来顾仙仙确实欠了天帝少主许多,这些人情,自然是要还的。
    片刻之后,顾仙仙和天帝少主已经做昆仑弟子打扮,施展易容术,再次混进了昆仑。两人倒是没有特地选在夜间行事,白天虽然不好办事,但出其不意,更易出奇制胜。
    顾仙仙料定小乐瑶不会被送出昆仑,徐长老深恨自己,想杀自己为决明复仇,很可能会拿小乐瑶做诱饵,引自己入瓮。
    这偌大的修真界,宗门林立,州城自成一体,虽各方有城主管辖众生,但真正的大门大派,尤其是像昆仑剑宗和长留玉楼、天帝合欢宗这样屹立千年不倒的大门大派,早就已经超出凡尘法则,不归城主管辖,就连昆仑山下的几方城镇,都在昆仑的管辖范围之内。
    所谓强肉弱食,强者怎么愿意屈就于弱者的约束?
    所以顾仙仙从来想的都是自己找决明报仇,而不是击鼓鸣冤、找什么人为自己伸张正义。
    就算顾仙仙被决明所杀的消息传遍九州,又有谁愿意为了她和昆仑抗衡?谁愿意冒死对战渡劫大能决明仙君呢?
    所谓的正道正义,不过是腐朽了千年的强者为尊罢了。
    “这几日我已为你打听过,徐长老把小乐瑶接到了他的缥缈居,命三百弟子轮流看守,如今整个昆仑戒备深严,阵法林立,徐长老要置你于死地,我们能混进去,却是不好把小乐瑶带出来。”
    顾仙仙知道眼下情况危急,但她必须要见小乐瑶一面,有些话她是一定要亲口和她说的。
    两人敲晕送餐弟子,又幻化成他们模样,躲过重重耳目,终于进了缥缈居。
    小乐瑶的房间里并无人看着,她小小的身体坐在案几前,本就因为早慧而认真的脸庞此刻看起来多了严肃和凝重,只她双眼红肿,想来突然经历大变,任她再聪慧懂事,到底只有十岁稚龄,还是个孩子。
    顾仙仙想到那一魄归位时带来的记忆,虽然她的回忆还未全部回来,但她冥冥之中有种预感,好像她自己就是琉璃仙子,琉璃仙子就是她……
    “乐瑶。”顾仙仙将餐盒放在桌子上,天帝少主已经解开她身上的易容幻术,十分体贴的躲去一旁。
    小乐瑶猛地抬头,她看着眼前只在画像上见过、只在旁人口中听过的女人,这就是她从小听到大的娘亲,她眼睛一红,抽出身边佩剑,剑指顾仙仙——
    质问道:“他们说你杀了我爹爹?你为什么要杀我爹爹,你们不是夫妻吗?”
    “是,原本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杀了他,再则当时局面,不是他死,便是我亡。”她走到小乐瑶身边,见她倔强模样,心中不免也有些难过,“无论你心中作何想,我来此,是想亲口将我和决明的恩怨说给你听。”
    “爷爷说是你心狠手辣,水性杨花,爹爹耗费心神为你护法十年,一时一刻都不敢耽搁,而你一出关就杀了他,还和别的男人搅在一起!”
    一旁的天帝少主:……
    很好,他都成奸夫了。
    顾仙仙轻笑一声,“我十年前就死了,你现在看到的我,不过是魂魄灵体。当年,决明害我身死,为永除后患,对我神魂也紧追不舍,我无奈坠入鬼蜮的天幕结界,差点死于其中,直到两年前我才恢复神识,开始修炼,重塑灵体……”
    顾仙仙将她这两年的事情全部说给乐瑶听,小乐瑶虽然放下了剑,却没有放下满心戒备,“可我还是不懂,爹爹为什么要杀你?你们无冤无仇,你们是夫妻呀,他为什么杀你呢?他是不是被人蛊惑设计了?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或许吧,他曾说我是书中女主,天道宠儿,他还说这个世界是假的,我也是假的,永远也不可能飞升大道。”
    “……这是何意?爹爹怎么会怎么说?什么书?所以你就杀了我爹爹吗?”
    “他的意思是这里是一方小说世界,而我是这本书唯一的女主,天道宠儿。他说和我纠缠三百年,才终于摆脱我的气运压制,成为真正的决明仙君。”
    顾仙仙说:“至于他为何会知道这些,或许是某种机缘巧合吧,这些都不重要了,他杀我都是事实,‘顾仙仙’虽是书中女主,却从未做过任何伤害决明仙君的事情,若是决明认为自己是书中傀儡,遵循着某种无法摆脱的轨迹,‘顾仙仙’就不是吗?”
    “若他的与天争、与命争便是杀了‘顾仙仙’,还将‘顾仙仙’的魂魄炼制成傀儡,我却是一万个不赞同!真是可笑至极,他若真想获取自由新生,他的敌人就不该是我,而是天!他不敢与天做对,便杀了信任他深爱他的‘顾仙仙’,这对‘顾仙仙’来说公平吗?我不后悔杀他,在我眼中,他就是该死。他有他的理由和苦衷,我也有我的坚持和道义。”
    “只是委屈了你,让你深陷父母相残的舆论之中,乐瑶,我和决明对不起你。”
    小乐瑶听得愈发糊涂,她摇摇头,稚嫩的脸颊尽是茫然无措:“……我,我不懂!”
    “没关系,这些事情,你可以慢慢想,你恨我怨我都是可以的。但眼下我来找你,一是要告知你真相,二是希望能接你离开,你愿意跟我走吗?”
    小乐瑶想了想,又是摇头:“徐爷爷对我很好,他教我习字练剑,木叶师姐和师兄们也都宠我护我,不让我受丁点委屈,他们待我很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