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餐厅 - 杀手餐厅 第9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拿起菜单,我站到门的内侧等待。
    仔细想想,我好像从没看过真正的杀手。
    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我要服务的顾客了。
    「要开门了。」
    随着庞贝罗的声音响起,门闩发出压缩空气似的声音,门扉也向内开启。
    「您好,欢迎光临canteen。」
    说完,我的脸微扬。
    铺在门的另一侧地板、有个「canteen」的标志跃然其上的红色门垫上,我见到了一双乐福鞋(loafer)与黑色牛仔裤。
    chapter 1
    melty rich & honey souffle
    〈起士汉堡与蜂蜜舒芙蕾〉
    Ψ
    ——有影子。
    这是我对那个男子的第一印象。
    昏黄的灯光下,男子一身黑色的夏季针织衫与黑色的牛仔裤,戴着帽子、深红色的墨镜与口罩。我看得失神了一会儿,竟没听见对方说的话。
    「让开。」
    他轻轻地抬起手将我拨到一边。
    「欢、欢迎光临。」
    我表现得完全像个心不在焉、偷懒怠惰的服务生,一边招呼着,一边踉踉跄跄地绕到他前方。
    男子自然地——非常自然地,完全不需要我带位,便自顾自地走近柜台前的两张餐桌,在里侧的位置上落坐。
    背后传来噗咻的声音,门慢慢地关了起来,上锁时还发出了隆隆的声响,而男人则是抬手捂住了双耳。
    「还没修理好啊?」
    声音听起来不像个杀手,沉稳柔和的语调让我着实感到不知该如何应对。明知道他和那些想埋了我的家伙是同一种人,我却无法顺利将他的声音和身分接起来。
    「庞!我不是跟你说要修一下门闩吗?门阀和底部的套管无法顺利咬合,不修的话迟早会坏掉。」
    男子的脖子像要伸长似地朝柜台里面怒吼着说,但双手正在抛接汉堡肉排的庞贝罗却只是扫了他一眼、摇摇头,然后不再理会他。
    「门闩在上锁的时候会落下,压缩空气时还会混杂刺耳的金属声,我实在受不了那种声音。」
    男子大概是想寻求认同吧,但我却无法给他什么回应。因为我到现在都还觉得胃部紧缩,舌头好像也黏在上颚下不来。
    「这是我们的菜单,请您看看。」
    终于说出来了。我将护贝后的菜单放在餐桌上空出来的地方,然后注意到他的手。修长的指头,宽厚的手背,贝壳形状的指甲上还涂了一层透明的指甲油。他的指头仿佛对菜单一点兴趣都没有,缓缓地动着,而后十指交叉。在不同的时间与不同的场合下,我或许会觉得这个动作很优雅,但现在的我却莫名地感到背脊僵直紧绷,就好像濒死的蜘蛛会缩起八只脚那样。还有他的皮肤。仿佛是浸煮在红茶里的老旧绷带,他的手上无处不是紧绷、松弛、融解、缝合的痕迹,宛如一张以人皮做成的街道图。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拥有这种手的人。男子脱下带有帽缘的帽子与感冒时戴的口罩后,露出了遗留在脸颊、下巴以及耳朵与鼻子附近那些新旧交杂、似痉挛又似干裂的狰狞割痕与抓痕,并从脖子一路蜿蜒至针织衫里面。就像放入坚果仁的牛轧糖,就连男子开始点菜了,我都还无法将视线从上面移开。
    「……很有趣吧!我的脸坑坑疤疤的。」
    「嗯?」
    「还有这个,」男人张口含住自己的手指,「哈罗,看这里……这里。」
    他的唇角有个白白的东西在动。是指甲。男子的指头从嘴巴里穿过脸颊上的伤口露了出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僵硬地站在原地。
    「喂!又有人来了,快准备一下!」
    庞贝罗大声吼道。
    男子拔出手指,脸颊上的洞随之合起并与周围的伤疤同化,完全看不出痕迹。
    「我叫疤皮,理由就如同你所看到的。」
    男子拉高针织衫的袖口,将手伸出来。橡树似的手臂上也交错着粗大的血管与伤痕,看起来有如大大小小的蛇错综复杂地纠结在一起。
    「您好。」
    我握住疤皮伸出来的手。冰凉……而且僵硬。这让我想起念小学时,曾将得了犬瘟热而死掉的小狗放进箱子里,手碰到小狗覆着细毛的肚子的感觉。
    「我是大场加奈子。如果您决定好要点什么了,请跟我说。」
    疤皮露出了解的微笑,轻轻地举起手。
    我急忙回到门口,随即听到门闩拉开的声音,然后门朝内开启。
    我低下头迎接。
    「您好,欢迎光临canteen。」
    眼前是一双沾上泥土的运动鞋。
    我听到口哨声而抬起头,却立刻被人抓住胸部,将我整个人往门上撞去。
    「看看这是什么,新来的肉啊!」
    这个蓄着大胡子、戴墨镜、身材短小的男子伸舌舔过我的脖子。眼前除了他以外还有两个人,而且这三人都是大光头。一个正抓着我乱揉乱舔,一个是穿黑色长袖运动衫、眼神凶恶的大胖子,最后一个则戴黑色毛线帽、一身v领棉衣。三人从手肘到戴着金表的手腕间,全是密密麻麻的青黑色刺青。
    「喂!这家伙可以动吧?」
    v领男大吼着问。他的下巴里侧刺了一个戴着荆棘头冠的耶稣,一说话,耶稣那张翻白眼又让人感到微微不舒服的脸便会随之扭曲。
    我拼了命地挣扎着要从大胡子手中逃开,喉咙却被紧紧地掐住,渐渐地快要失去意识。菜单从我手中滑落,我开始耳鸣,周遭也暗了下来。
    下一个瞬间,我的身体意外地重获自由,整个人倒在地上激烈地咳个不停。
    门关起来了。疤皮正站在我的前方,新来的三个人抓着折叠刀,站在伸长了手就能刺到疤皮的位置,而他却手无寸铁,双臂自然地垂在身体两侧。我不想说风凉话,但他看起来就像来送死的。
    「我要点餐。」
    「要点就点啊。」
    眼神凶恶的男子对疤皮回道。
    「厨师在那里,不用在意我们。」
    「我也不想管你们要做什么。」
    「既然这样,那就把那张和松垮垮阴道一样大的嘴巴和态度塞进你的导便管里。」
    v领男低声说「干掉他,布罗大哥」,舔我的大胡子听到随即附和似地发出「吱吱吱吱」的声音。
    「庞!你说呢?你有准备递补的人吗?」
    「没有。上个礼拜才刚被其他客人鸡蛋里挑骨头弄死了一个。那女的是老板碰巧买下的,昨天才到。」
    庞贝罗没停下手中抛接肉排的动作,头也不回地回答。完全是一副无关紧要的态度,就像在解说「今日推荐特餐」一样。
    「那我们买了,多少钱?」
    「好像是八十还是一百吧,大概就那个数。」
    「可恶!这也太便宜了!布罗,买吧!」两人喜不自禁地说,「我们外带。」
    「庞贝罗,你真的打算卖吗?」
    被称作布罗的胖子大喊。三人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疤皮身上。
    「我要尿在这女人的子宫里,布罗。」
    乱舔的胡子男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开始大力地摩擦他的裤裆。牛仔裤上只有那块地方的布料像打了蜡似的带着光泽。
    「我什么都没做……我明明就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们的事!」
    我突然不再害怕,用力大吼。如果真的被这种人买下带走,下场肯定会很凄惨。脑海中又想起仓库发生的事,逼得我直反胃。
    「对我们来说,只要是女人就是最充分的理由了,亲爱的小屄。」
    v领男矫揉造作地回答。
    庞贝罗的手抵在下巴处,一副深思状。他的一句话可以决定我的生死。
    「加奈子,过来一下。」
    庞贝罗站在柜台里叫我过去。
    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我身上。
    乱舔的胡子男嘲弄地「喵~」了一声。
    我觉得柜台似乎离我异常地远。庞贝罗脸上仍旧是面无表情,我猜不透他现在在想什么。
    「过来这里。」他弯了弯手指。
    我迅速瞥了那四人一眼,然后从柜台旁边进入厨房。
    庞贝罗正好将肉排放上了ih铁板。白烟伴随着滋滋作响的声音升起,汉堡排的浓郁肉香也跟着同时飘散。庞贝罗用煎铲在肉排上轻轻拍打,滋滋声与白烟因此而更大、更多了起来。
    「没事吧?」
    庞贝罗边专注地看着铁板烧台边问。
    「嗯?」
    「没事吧?」
    我无法确定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总之就先照实回答。
    「怎么可能没事,你不是都看到了?」
    庞贝罗听了看向我,那眼神冷得让人背脊发凉。
    「没事吧?」
    「你在问什么?」
    庞贝罗沉默以对。盯着那双褐色的眼睛,我突然问明白他在问什么。是酒,是那瓶酒——diva vodka。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