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骨科 校园] - 番外六舔xue гòυщêи8.cò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番外六·舔穴
    他们在车里做了一次,休息了一会儿,温亦斯弄亮了车里的灯,穿上衣服把温甜抱回家。
    外面风刮得很大,温甜开门进去之后又回头看了眼车,双手勾着他的脖子说道:哥,我的鞋好像还在车上。
    温亦斯看了眼她的脚,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温甜想躲没躲开,鼻子让他给啃了一口。
    穿着磨脚还要它干嘛,明天李秘书去联系品牌,到时候让那些人带着东西过来,你自己看着挑。
    温甜一下就兴奋起来了,她主动贴上去在她哥下巴上亲了一口,哥你真好,我爱你。
    这话你先留着,待会儿我有事要跟你说。
    他按亮了房子里的灯,抱她去了房间,不一会儿,他从外面把她那双柔软的拖鞋取过来放在了床边。
    温甜被他放在大床上,心里有点惴惴不安,不知道他想跟自己说什么。
    是不是想骂她?还是想和她聊聊关于她这两年每年都在亏钱的事?ρо㈠捌щ.Ⓒом(po18w.com)
    她正忐忑着,看到他哥又拎了药箱过来,伸手抓住她的腿,连忙说道:我先去洗澡。
    温甜将腿从他膝盖上拿开,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也没察觉自己脚上被磨破了皮。
    她没走几步突然又回头对他说道:跟我一起洗可以吗?
    赤身裸体抱在一起的时候,说话总比现在要更好说一点,这是温甜一直以来信奉的圣经。
    温亦斯站起身,看着她,嗯了一声。
    两人一块进了浴室,放好水之后,简单的洗漱清洁工作也已经做完了。
    他躺在浴缸里,温甜贴上去抱着他,胸前两团柔软连同她的脸蛋都一并压在了他的胸口和锁骨上。
    这样的肢体接触大概让她感到惬意,弄弄她的背脊,还能听到她从喉咙里发出呻吟,就像只爬到主人腿上蜷起来舒服睡觉的小猫。
    听温甜的母亲说,温甜还小的时候就很喜欢和人贴在一起,她喜欢被人亲吻抚摸,零食和妈妈的拥抱之间,她会选择要妈妈抱抱。
    但温亦斯是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人给温柔对待过的,他对肢体接触已经上升到了生理防御的程度了。
    即便是现在他也不喜欢别人触碰他,在能避免的情况下他也会避免去碰别人,而温甜对他来说却是个例外。
    他喜欢被她碰,她对他用上各种形式的触碰,他都没有抵抗力。
    看着她闭着眼靠在自己身上打盹,温亦斯心都被她给软化成了一团,他抱着她,轻声说道:宝贝。
    嗯?
    他的手指沿着她的腰线和背脊,从水中一直摸到水面上,掌心下的皮肤柔软而有弹性,手感非常好。
    自己赚钱是很好,但哥给你的卡也可以刷。
    不要,你跟爸爸给的卡都不限额的,要是完全靠你们,那我公司都可以直接不开了。
    温甜说着从他身上起来,坐在他身上看着他说道:我要从小事做起,以后才能做好大事明年我肯定就不亏了,哥哥你相信我。
    她像是有点小心翼翼,又像是有点畏缩,怕他生气一样,这种表现就跟她过年回家把公司报告给爸爸看时差不了多少。
    温亦斯张开手,她很自觉的又凑过来靠到了他身上。
    他的喉结动了动,低头亲密而缱绻地吻起了她的耳垂。
    温甜,我这么努力不是为了别人,都是为了你。我不是什么都能做得到,但我还是想尽量去给你创造一个好一点的条件,你能不能别让我心疼你?
    nbsp;  温甜看不见他的表情,但听他说的话就知道他现在一定很认真。
    以前哥哥心里有事了都只喜欢跟她生闷气,后来她懵圈的次数多了,就开始一次次教他,要求他,让他对她有什么就说什么。
    他呼吸凝滞,突然间就变得急促起来,直接揽住她,直白的吻仿佛狂风骤雨般的席卷而来。
    温甜心想,如果不是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的语气恐怕还要更生硬一点。
    他也很清楚她的状态,直接起身抱着她的双腿膝弯,从浴缸里出来,把她拉到了洗脸台前。
    温甜挨到他跟前,垂眸看着他的唇,轻轻吻了他一下,你是不是晚上想我想得可厉害了?
    她没忍住伸手按住了他的头颈,脚也踩在了他的肩上,小逼被他给舔的越来越湿润。
    没有蝴蝶和鲜花,也没有清爽又温柔的春风,那个地方满目疮痍,充满复杂和喧哗,甚至还能隐约闻到硝烟味,是她永远都捉摸不透的世界。
    温甜被舔得越来越敏感,低头只能看见他埋头给她舔穴的背脊,不光是私处,就连双腿根部都开始发麻。
    温亦斯一手环抱着她,一手在下面抚摸她的腰臀,声音里透着几分低哑。
    她像被温室里的花园给包裹起来了,那里面四季如春,而就在刚才,温室的天窗破了一个口子,她透过那个口子,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我懂。温甜从水里抬起两只纤细的胳膊,环住了他的脖颈看着他,浴室的灯光下显得她双眸十分明澈。
    哥哥也会有情绪崩溃的时候吗?
    温亦斯变得像他名字那样斯文温柔,商界中言行举止张弛有度,戴着眼镜的模样风度翩翩,他会对任何人微笑,也开始对她说那些会溺死人的甜言蜜语。
    温甜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在他的身上摸了摸,把脸给压到了他的皮肤上,索性保持沉默。
    他的嘴唇抿着温甜合拢的两片小花瓣,舌头滑进缝隙间来回扫弄,底下那个小洞里面还时不时被他的舌头和手指配合着同时光顾。
    他稳定的就像过去那个因抑郁自杀过的少年不存在,如果不是温甜曾亲身从他身上尝到过那些痛苦,她几乎都要怀疑自己的记忆。
    他已经很久没对她提过要求了,结果这次一提就直接提到了她的命脉上。
    关键是他一点想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在她因为快感刺激过强而后退的时候,还会主动追上来继续舔她的穴。
    两人之间能有现在这样的有效沟通,跟温甜的坚持有很大关系。
    重点是公司位置不在同一个地方。
    温甜在他舌头和口腔上自己扭动腰身摩擦起来,主动让他用嘴巴给她纾解性欲,简直就像是在操他的嘴一样。
    亲了一会儿,温甜被他给抱起,她坐在浴缸边角上,伸手扶着墙壁,双腿被分开,娇嫩的私处被他粗鲁地吮吸舔砥起来。
    他把刚从她肉洞里抽出来的手放上去揉起了她的奶子,捏了捏她的奶头,然后又把温甜因为难耐所以放下的脚又重新放回自己肩上。
    我不想再看到你在外面受伤了,你公司的位置也跟我不在同一个地方,我没法在眼皮子底下照顾你我是说在我无法控制的情况下,你受到的任何伤害都会让我接受不了,你明白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温甜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任何过于偏激的情绪了。
    温甜看着镜子里自己发红的脸,双手撑着壁沿,感受到身后有坚硬滚烫的东西贴了上来,他的手在下面弄了几下,然后就把那个东西给完全塞了进去。
    温甜要受不了了,被哥哥弄得浑身血管都开始发痒,她想跟他做爱,想和他做更激烈的事。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