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骨科 校园] - 番外三高跟鞋 гòυщêи8.cò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番外三·高跟鞋
    从登机桥出来的时候,温甜看见外面还在下小雨,飞机晚点四小时,天已经黑透了,温甜拉着行李箱刚走到机场出口,旁边就有一男一女追了过来。
    领导,您终于来了。那男人首先热情的跟温甜打了个招呼,温甜有些僵硬地笑了一下,又看向了另一个眼熟的中年女人,眼里全是询问的意思。
    这位是陈祥副总。李秘书给她介绍了一下。
    陈总,久仰大名,您怎么还亲自过来了,等挺久了吧?
    温甜跟他握了下手,他大概四十来岁,五官很周正,身材也高大,身上也就那个肚子长得格外突出,能看出这人估计常年纵横各种饭局酒场。
    没有,能亲自来接您这么漂亮的女领导,等多久那都是值的,我荣幸都来不及呢。
    他说着看了眼腕表,走吧美女领导,正好到饭点,温总他们那边应该已经开始了,咱们现在杀过去,嘿,吓他们一跳。
    温甜心里一麻,她是被她哥叫过来谈生意的,只要她今晚不拿酒泼人家脸,合同不出意外是能拿下的,就是不知道得陪人家喝多少酒。
    温甜在机场等了大半个下午,现在累得要命,就想躺浴缸里泡个澡,再舒舒服服吃个晚餐,给今天完整的收个尾。
    可想归想,生意该做还是要做不然就她手底下公司今年这个成果汇报上去,她爸估计又得苦口婆心劝她收手别干了。
    儿子做生意恐怕得了亲爹真传,每年稳定盈利,未来甚至还有比他风头更甚的趋势,可女儿真不是那块料,偏偏她还跟以前一样,就喜欢跟她哥混,天天去搞各种创业。
    温甜是大富豪家的千金小姐,说她挥金如土,她也确实是挥金如土了,可日子眼巴巴过的却比普通人还不如。
    这一年下来,她好几次判断失误,首先是没有选房产而是把钱拿去投了股市,亏了个明明白白;后来又跟大学同学一起给一家还在搞上市的企业做了民间借贷,当时想着以后债转股,结果那家企业最后彻底清算了,官司打赢了也一分钱没拿回来,对方根本就没钱了。
    去年除夕夜,温甜收到哥哥给她的一枚戒指外加一千万转账作为生日礼物时,还想着明年一定要翻盘成为一名亿万富翁。
    结果万万没想到,她最后真的成了一万富翁,卡里目前就剩一万。ρо㈠捌щ.Ⓒом(po18w.com)
    要不是她哥已经累积了她摸不到底的个人资产,可以不用通过家里直接给她钱周转,温甜觉得今年年底跑去天台排队跳楼的破产老板里头就得再加上她一个。
    他们开始往停车场那边走,温甜正跟陈祥在那瞎扯闲聊,李秘书想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温甜礼貌地回头说道:不用了谢谢,也没多远。
    挺远的,估计是航班延误多,今天前面的车位全停满了,司机把车给停后头的区里去了。
    李秘书还是坚持把她的箱子接过来了,您穿高跟鞋,这么走累人。
    手里的箱子最后也没守住,被李秘书拉到了身前,温甜看了眼李秘书的鞋跟,发现她确实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提前穿了双矮跟鞋。
    那辛苦你了。温甜说道。
    没有,不辛苦。
    然而李秘书嘴上说远,其实真的没多远,至少温甜是不觉得。
    车门被打开后,温甜跟李秘书一起坐在了后座,陈祥副总坐在了副驾驶。
    他们在车上有
    旁边的人看到她爽快的答应罚酒,立马就活跃起来了。
    这位陈祥副总今晚被叫去估计也是给她挡酒的,像他这种能说会道懂得主动给领导暖场打掩护的人,是酒桌文化上必不可少的一员猛将。
    温甜笑出了声,双眼眸光盈盈,行,那我先自罚一杯。
    有个不认识的开口,看向了那位坐在温亦斯身边但笑不语的中年男人。
    飞机晚了也许是天气的原因,不过罚酒晚了那可就是小温总您的不对了,来吧,就喝一杯,跟大家打个招呼啊。
    上了酒桌关键人物不喝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来,这都是没办法的事。
    他在做某件事情时,身上的氛围感总是很强,温甜是在经历了一次长达半年的艰辛出国考察后才发现的,原来那就是他的人格魅力。
    温甜一眼就看见了她家的哥哥,他前段时间已经三十一了,虽然只在生意场上被打磨了五年,可已经显得游刃有余。
    温甜之所以久仰陈祥大名,就是因为她哥以前跟她说过传说中的草原白酒闷倒驴,他说这个内蒙人只要一上酒桌就能把大多数甲方喝到失去意识。
    有个服务员正在里面操作现蒸龙虾,这里面宽敞明亮,位置之间有很大的空隙,有个女人不知道调侃了谁,引得里面的人都笑了起来。
    李总正说着,这时旁边那位妆容成熟的女人也接话了。
    以前离这位恋人太近了,温甜只能隐约察觉出来,可是却没法说出个所以然,后来稍微拉远点距离,被他关怀备至的照顾了一年,她就觉得她哥简直成了个人形bug。
    曾经那些外露过的情绪,就像他身上那条被最昂贵的医疗技术淡化了的疤痕一样,都已经成了虚幻的云烟,时间越久反而越有种沉稳收敛的气质被沉淀下来,就连他的外貌也是如此。
    温甜从她手里接过那些吃的,知道她哥的意思估计就是她今晚可能得做点准备,平时有些能挡的他就给挡了,但今晚这波人他估计没法挡,都是些老酒坛子。
    温总说让您过去前先垫垫肚子。
    车最后在商圈的一栋大楼前停下,晚上是吃海鲜,李秘书带着他们过去,一块进了包间。
    现在这飞机真是,昨天李总您跟肖总过来的时候听说也晚了?
    那段时间她快被迷晕了,每天都想被他睡,如果不是因为亲兄妹条件不允许的话,她甚至都想再给他生个孩子。
    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时,李秘书突然从包里拿出了一块温甜平时很爱吃的奶黄饼给她,又给她递了瓶水。
    我昨天下飞机晚点两小时,小刘来接的时候等了挺久,机场流量控制,这事也没办法。
    刚才成功劝酒的那位美女肖总笑了,拿着
    各位真是不好意思,我航班晚点了四个小时,今年但凡是要出门就从没碰上过准点的飞机,运气不太好。
    温甜见过照片,很礼貌的过去跟他握手问好,接着有人又介绍了一下剩下的两位甲方,温甜都依次打了招呼。
    走进这个屋子的时候温甜脸上的笑就已经挂了起来,她注意到刚刚那个女人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脸上,很有几分打量的意思,于是很大方地先开口打了个招呼。
    温甜已经可以确定,温亦斯是属于越成熟就越有味道的那类人,即便是在这种酒桌上俗套的欢声笑语里,他跟人聊天笑起来的时候,身上那份卓然的气质也仍令人觉得他格外赏心悦目。
    白酒壶给她倒了一小盅,罚酒没诚意可不行,来点白的吧。
    温甜停顿了一下,脑子里正在想话,这时坐在前面窗边的温亦斯起身了。
    他亲自走了过来,将手里的红酒杯递给温甜,然后一手撑着她身后的椅背,一手接过了她旁边那女人手里的白酒杯。
    真是抱歉,肖总,都怪我秘书没安排好,弄得今晚耽误您时间,这样吧,我也自罚一杯。
    他声音听起来成熟又很有质感,压在温甜身后说话时,有种若有若无的亲密。
    温甜一时忘了说话,直到陈祥副总又开始在旁边添油加醋的活跃气氛,她才找回了自己的舌头,顺着她哥给她找的台阶下了,喝了他塞到她手里的那杯红酒。
    红酒她能喝点,可要是白酒也下了肚,第二天她头准疼得欲生欲死。
    酒过三巡,生意场上的事也都谈到了位,送走那几位能在未来换来巨大财富的大客户后,温甜站在外面伏在车窗上,开始发晕。
    今晚身边有条姓肖的美女蛇像是专门针对她一样,明里暗里设套子给她灌酒,好在陈祥副总能喝也比她更会周旋,那条蛇后半场基本已经失去战斗力。
    姓李的老总才是真正的决策者,他亲自点了头,让温甜准备好公司资质和相应材料,下周一就可以正式过去签合同。
    温甜即使喝多了也感觉到了死而复生的狂喜,可下楼后被冷风一吹,她很快就又回过神来了。
    她没本事,不过是在拉她哥的面子。
    没事吧,您还好吗?李秘书在后面轻拍着温甜的背脊,温甜沉默了很久,突然抬起头转身又往回走,想吐。
    她转身去找洗手间了,温亦斯看了眼李秘书,示意她去跟着,自己转身去找了家附近的药店。
    过了一会儿,温甜回来了,她被李秘书搀着塞回了车后座,晕得连自己头在哪都找不到。
    深秋的夜霜寒露重,城市道路旁的路灯却是泛着暖黄色的,车辆川流不息,在被雨水淋得油光发亮的沥青路面上疾驶而过,车门被打开,随后,有只微凉的手落在了她滚烫的脸上。
    只是略作停顿,那手就移开了,随后用拇指和食指撑开了她柔软的唇,药片被放到了她舌根上,一根直径很熟悉的吸管被放到了她嘴里。
    温甜条件反射吸了两口,这是她最近喝得最多的葡萄口味的果茶,清爽可口,咽下肚去之后,连带着嘴里的解酒药也被她给吞下去了。
    车辆倒出车位,交了七元的停车费后驶上了马路,温甜被温亦斯搂在怀里,本来她是靠在他肩上的,可慢慢越坐越歪,身上的骨头好像都被疲倦给一根根抽了出去。
    她最后还是躺到了车后座上,脸就枕在他西装裤上面。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