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骨科 校园] - ⓦòò⑬.ℂòⓂ 9·聚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球赛已经结束,没什么好继续看的,温甜没待十分钟就走了。
    她本来觉得篮球这东西跟温亦斯压根就没关系,可现在发现不仅有关系,人家甚至还打进了校队,征服了一群热血青年。
    至于他是用什么征服的……
    温甜坐在车上翘着腿想了想,总觉得要干这事,身上没点热血是肯定行不通的。
    不过确实没想到,他居然能跟那么多人称兄道弟,温甜还以为他很内向。
    比赛已经打完了,温亦斯下午总是要回家的,温甜想着去买杯奶茶,顺便等他一下。
    拎着店员递过来的奶茶准备走时,温甜发现一大帮穿着球服的男生追打玩闹着涌了进来,看起来好像就是冀林高中篮球校队的那些人。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去吃海鲜啦!我要吃海鲜!”
    “你怎么不去吃金子。”
    “那烧烤?烧烤总行了吧,这玩意儿也不贵……”
    温甜坐回了车上,对司机说道:“走吧,回家。”
    “不再等等了吗?”
    “我又没等谁……”
    温甜刚想把吸管取出来,突然又注意到了什么,说道:“等等!”
    司机忙收回要踩下去的脚,有些不解。
    没过多久,有个人走到了车边,屈指敲了敲窗户,温甜放下车窗,外面站着的正是已经换回一身常服的温亦斯。
    他的眼镜又戴上了,恢复了之前的沉稳感,目光里夹杂着洞察力,让人打心底里不太想去和他对视太长时间。
    “你一直等我到现在?”
    他问的这句话意味有点深长,温甜浑身不自在,“我等你干嘛,我是为了买它才过来的。”
    她忙举起奶茶挡住了他正看着自己的视线,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出声,于是又越过奶茶小心睨了他一眼。
    “你们不是要去开庆功宴吗?你一直站在这里干嘛?”
    “什么庆功宴?”
    温甜愣了一下,没从他眼里看出任何知情的痕迹。
    她莫名有点干巴巴起来,把手里还没动过的奶茶塞到了温亦斯手上,“没,我就是觉得赢了不都得去吃个庆功宴嘛,你不去就赶紧上来,我要回家吃饭了。”
    手里被莫名塞了一杯冰凉的乳白色液体,温亦斯低头看了一眼,问她道:“你不是专门为了买它才过来的吗?为什么要给我。”
    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直都这么直白,总之温甜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不对劲了。
    她别开头看向其他相反方向,皱眉道:“你不要就还我!球打那么烂,话还那么多。”
    温亦斯看了看她比平时起码要红了十倍的耳朵,把奶茶的袋子拎到了手里,“谢谢。”
    温甜又听到了他说“谢谢”。
    第一次还是那天晚上给他送奥特曼当见面礼的时候,当时能感觉到他话语里纯粹只有礼貌与疏离。
    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这次的道谢,似乎和上次的有哪里不同。
    她抿了抿嘴,转头想看下他脸上的表情,可这时窗外已经看不到人了。
    温甜正探出脑袋左右去找,另一边的车门突然被人拉开,温亦斯进来,坐在了她旁边的座椅上。
    明明不久前运动过,可她并没在他身边闻到预想中的汗臭味,刚流出的汗水味道很淡,混合着他身上原本的味道,给人感觉倒更像是肉体处于青春躁动的状态,正在张扬的往外发散着荷尔蒙。
    理智上再克制的男人,在出汗的情况下也不能避免自身正在无意的向外扩张与侵略。
    而温甜现在就正处于他的气味标记范围之中,身体被动的呼吸着,宛若俘虏般被无形的束缚,她想离远一点,可是却又无处可躲。
    随着车启动,没关上的窗户带进了一些潮湿的暖风,那极具个人特征的味道被夏日的感觉中和了,她回想起来居然开始觉得他身上有点好闻。
    可是就算再好闻,也不能真挨上去仔细闻他。
    温甜被外面的风吹得身子有点热起来,她把车窗升了上来,将一切躁动全都阻隔在外。
    没了外面高温的侵袭,车内渐渐冷了起来,而他刚靠近时那有点明显的味道,不知是闻久了就察觉不到了,还是本来就没存在过,已经不会再让她产生刚才那种难以形容的情绪了。
    温甜被旁边的书包顶着腰,此刻最操心的,还是自己的学习成绩和家庭作业。
    车开了一段路,司机终于开始履行起自己的特殊使命,说道:
    “初中的课程是不是越来越难了啊?我有个朋友,他家的孩子前段时间没考好,听说现在都厌学了。”
    温甜听到司机提起这个,忙坐直了身体想要发表意见,可她正打算开口时,眼角余光却又瞥到了温亦斯鼻梁上架着的那副无框眼镜。
    这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既干炼又睿智。
    她莫名不太自信,身子又软了下去,“我觉得还好吧,初中的课能有多难。”
    司机被大小姐猛地来了一记背刺,凝固了几秒,但很快他就用习以为常的过来人姿态,将心态调整了过来。
    “可我听说您这次也没考好啊。”
    温甜张开嘴支吾半天,愣是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
    “其实这不有个现成的学霸在身边吗?我觉得兄妹之间互相帮助一下,辅导一下学习,挺好的,虽然都是小事,但很能促进关系。”
    “有没有搞错,谁要跟他促进关系?”
    话刚出口,温甜就睁大眼睛伸手挡住了嘴,发现自己又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
    而司机为防止他们关系越闹越僵,决定从现在起就开始保持沉默。
    神都救不了他家大小姐那张嘴了,更何况他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司机。
    回到家,温甜一头扎进了沙发里,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陷入了漫长的自我怀疑中。
    而隔壁的人将那杯奶茶原封不动放到了桌上,抽出昨天没看完的书开始继续看了起来。
    大约过去一个半小时,他摘下眼镜揉着眼睛,顺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紧接着就在朋友圈里刷出了一张不久前才发出的篮球校队聚餐照片。
    他指尖在画面上停留了片刻,很快就把那张照片划走了。
    可往下翻了翻,他不仅又重新滑回到那个位置点开了照片,而且还放大了其中一处角落。
    烧烤桌上放着两杯喝空了的奶茶,杯子上的logo和他桌上现在放着的那杯一致。
    他顿了顿,喉结微微动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他低下头,伸手把眼镜给戴上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