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骨科 校园] - 1·小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上堆积着层层阴云,乡野小路上淅淅沥沥正下着小雨。
    身体粗壮的乡下女人背着一筐绿油油的草料,打伞抱着儿子,正在泥泞的山路上寻找能落脚的地方。
    有辆黑色的轿车从她身后驶来,鸣了鸣喇叭。
    女人发现自己旧布鞋两边都是泥水洼,没地能落脚,于是不肯让路。
    她在路中央径直走着,背着筐的背影颇有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后脑勺上写着“你有种就撞上来”。
    而被她扛在肩上的小儿子,则定定望着轿车上亮晶晶的飞天女神立标发呆。
    他脏兮兮的指头在妈妈背上挠个不停,一副很想把那个小人抠下来带回家的手痒样子。
    身后的车又鸣响喇叭,等不到女人让路,最后索性熄火停下来了,等她先走。
    这条山路的挑战性太强,估计平时不怎么通车,特别窄不说,两旁还到处都是岔出来的树枝和灌木。
    司机根本不敢靠边开,生怕自己稍不注意,这台豪车就要被剐出天价的修理费。
    他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自家大小姐正翘着腿低头玩手机,压根没注意到路上这段小插曲。
    雨中的妇女拐了个弯,往右前边的小路走了,司机正打算发动引擎继续开车,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询问声。
    “到了吗?”
    女孩稚嫩的嗓音里透着几分快要按捺不住的焦躁。
    司机连忙转头说道:“马上就要到了。”
    “你刚刚也是这么说的,可这都过多久了?”
    她抬头怒目瞪着司机,即便是在生气,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依然光彩熠熠。
    女孩长得极美,瓷白肌肤,开扇桃花眼很精致,下巴的弧度尖尖的,眼眸仿佛明亮华丽的珍珠,鼻梁也格外高挺,从侧面看甚至有雕塑感。
    她的长相天生冷艳优越,那张脸美貌的就连一点毛病都挑不出,生起气来整个人反而越发灵动。
    “快到了,这次是真的马上就要到了!您再等最后六分钟!”
    司机一副恨不得把头摘下来向她保证的表情,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几秒,女孩哼了一声,咕哝道:“那你开快点!”
    他连声道好,踩下油门,黑色轿车再度于雨中穿行而过。
    这次果然是快到了,五分钟后,一栋外面围着矮院墙的破旧建筑就出现在了前方。
    孤儿院的选址在山腰上,周围到处都是狂长的野草,树后隐约有墓碑的影子。
    至于正前方那栋墙上画着五颜六色不知名物体的建筑物,从外观上看起来有点像幼儿园,但是非要说它是幼儿园,又实在有点勉强。
    因为这里连半点孩子的天真气都没有,反倒是透着一股寂静岭的恐怖感。
    司机停稳了车,转到后方去抽出车门里的黑伞,为她撑开。
    温甜伸出一只脚,左停一下,右停一下,对着鞋底下黑乎乎的烂泥,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踩起,于是她又把脚给缩回去了。
    过了一会儿,那只脚上多了一个鞋套,大小姐这才别别扭扭下了车。
    听到轿车鸣喇叭的声音,门口就已经有人打伞出来等着了,头发花白的老爷子拉开铁门,慢腾腾道:“哎,最近天天下雨,快进来吧。”
    温甜扯了扯衣服,把手机收到外套口袋里,顺便把手也塞了进去。
    外面的温度跟车内差了十几度,山风裹着细雨一并吹过来,凉得她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穿过置有石凳石墩和破旧体育器材的院子,一行人来到孤儿院门口。
    进屋前温甜蹲下把沾了泥水的鞋套给摘了,跟伞放在一边,老爷子揣着手在那等她。
    “雨天孩子都在屋里待着,我带你去楼上看他们吧。”
    “嗯,谢谢您。”
    温甜跟着老爷子往楼上走去,司机则在楼下等候。
    灰白的水泥墙上有大片黑色斑驳污渍,有些角落看起来甚至像马上就要冒出蘑菇来似的。
    温甜左右打量着这个地方,到二楼后,老爷子打开了一扇门后让开身,那些小孩全都暴露在了温甜眼前。
    屋里大约有十二叁个小朋友,有两个孩子反应很快,听到声音就转头看向了她,但更多的是睁着眼睛一点反应都没有。
    有些年龄小的正抓着玩具在泡沫垫上爬动,还有些留着口水咿呀的怪叫,他们只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几乎每个身上都有明显的残疾。
    要么缺胳膊断腿,要么就是目光呆滞的瞎子,还有坐在婴儿车上仿佛小兔子的脑瘫幼儿。
    温甜皱紧眉,忍不住抬手挡住了鼻子,她的视线扫了一圈,发现自己旁边的角落有个破损的塑料脸盆,里面有褐色硬物和黄色的液体,下面还有浸泡过的卫生纸。
    温甜强忍住那瞬间胃里产生的不适,立刻抬眼看向其他地方。
    老爷子解释道:“有些小孩学不会排泄,带他去厕所的途中他就上出来了,所以才在这里面放便盆。”
    正说着,有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突然跑向老爷子,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温甜这才发现这个男孩很健全,身上没什么缺陷,而且模样长得还有点清秀。
    他虽然抱着老爷子,可那双清亮的眼睛却一直在看温甜,就像不会眨眼一样。
    温甜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这时他嘴里突然开始不停念叨“我想要奥特曼我想要奥特曼”,他的棉布裆部被顶得相当高,猛地伸手朝温甜摸去。
    温甜被他结结实实摸了一把,忙惊叫着后退,挡着头慌乱地找地方躲。
    老爷子抓着男孩不让他过去骚扰温甜,后面的中年护工阿姨也连忙上来拉住了男孩,但男孩力气很大,几乎快要拉不住冲向她了。
    司机闻声跑上来,到底是家里给温甜请的半个保镖,以前专业训练过的,几下就把激动的男孩给制服了。
    温甜一脸恐惧地抓住了司机的西服,肩膀都缩起来了,“回、快回去!”
    老爷子连忙帮着关上门,屋里的孩子有些麻木毫无反应,有些哇哇大哭起来,声音撕心裂肺。
    温甜快步下楼,司机紧跟其后,老爷子见她这就要走了,酝酿的话还一句都没来得及说出口,连忙跟了上去。
    “小姐,我们这建了叁十多年了,是所民间的福利院,都是靠社会上的爱心人士募捐维持的。”
    “去年一整年都没有收到什么捐款,现在孩子们都快吃不上饭了……”
    温甜连鞋套都没穿就走进了雨里,司机连忙为她撑开伞跟着她。
    老爷子冒雨出来用力抓住了温甜的手腕,那只手粗糙的简直就像树皮,可体温在凛冽的春寒里却显得滚烫,“好心人,给孩子们捐点米面吧!”
    司机尽职的把老爷子给弄开了,温甜揉着自己被刮疼了的细嫩手腕,逃也似地钻进车里,没有回头。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