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宠物是鳄龟 - 第6章 龟甲术牛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是他!
    刘勇一下子就认出了蔡厚平,知道他是这一带的街溜子。
    蔡厚平也停住了脚步,皮笑肉不笑的道:“哥们,认识我是谁吗?”
    感受到对方不怀好意,又是声名狼藉的街溜子,刘勇摇了摇头,不想平白无故的给自己惹麻烦,于是,脚就走。
    并不是怕蔡厚平,你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凭什么就怕你呢?
    只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而已。
    到嘴的肥肉,怎么会让他溜掉,蔡厚平几步就追上来,拦住了刘勇。
    “哥们,我看到你出手了一条金链子,入账有一万多吧。”
    瞬间,刘勇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如此!
    看到自己卖了一条金链子,他眼红了。
    “最近我手头有点紧,戴了多年的金链子拿出来卖掉,有问题吗?”
    呵呵……
    蔡厚平笑了笑,带着一点冷意,“当然没有问题,只是我手头也有一点紧,哥们,借我一万来用一用。”
    这不是借,而是抢。
    只是表面上说借而已,肯定是不会还的,刘勇又不傻,也笑了起来。
    不过,这是对蔡厚平的嘲笑。
    “怎么,不肯借吗?”
    蔡厚平那出了一把小刀,在手中耍来耍去,“利索一点,不然我不客气了,要知道,这条小巷子里可没有监控的。”
    看到对方手中的刀子,说实话,刘勇还真有一点怕,那玩意扎人身上也是会要人命的。
    但就将钱这样给对方,实在是不甘心。
    好不容易才发了这么一笔小财,凭什么给你一万。
    刘勇脑海之中转得飞快,突然就有了一个主意。
    “老胡,你怎么来了,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什么!
    有人来了吗?
    看到刘勇突然这样,蔡厚平第一反应就是侧头去看一看身后。
    好机会!
    刘勇等的就是这个,抓住机会,一拳用力的砸在蔡厚平拿刀子的手腕上。
    “当啷!”
    刀子掉在地上,刘勇一脚将它踢出老远。
    “哎呦!”
    蔡厚平叫喊了一声,马上就知道上当了,心中气急,脸色变得可怕,“小子,你耍我。”
    刘勇嘲笑道:“就你这样的智商,还想抢我的钱,笑死我了。”
    蔡厚平气得要死,也不再装了,捡起地上的一块板砖就拍了过来。
    他是街溜子,没少打架,经验还算丰富。
    刘勇一直是五好青年,哪里打过什么架,这样,高下立判。
    躲开了第一下,终究没有躲开第二下,被蔡厚平一板砖拍在后背上。
    “嘭!”
    一声闷响,被拍了一个结实,蔡厚平心中暗喜,小子,这么狠狠的一板砖,要躺地上了吧。
    什么!
    他怎么像没事一样,这不对啊!
    被拍了一板砖,刘勇也吓了一跳,但并无什么不适,好像在给自己挠痒痒一样。
    难道这小子没吃饭吗?
    力气这么多小。
    不对,刘勇很快就意识到并不是对方力气小,而可能是因为一级龟甲术的缘故。
    嗯,肯定是龟甲术的原因!
    明白这一点之后,刘勇也不怕了,旁边有不少的砖头,估计是用来修建什么东西的。
    不管了,拿起一块当武器和蔡厚平打成了一团。
    “嘭!”
    刘勇又挨了一板砖,但蔡厚平也被砸了一板砖。
    这样厚重的砖头砸在身上,他又没有龟甲术,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蔡厚平疼的叫喊起来,“哎哟,疼死我了。”
    “啪!”
    又一板砖砸下来,重重的砸在蔡厚平的肩膀上,骨头折了没有不知道,但肯定马上会红肿,半边肩膀几天都会动不了。
    你来我往。
    蔡厚平要哭了。
    他搞不明白,明明砸了刘勇起码七、八下,但对方偏偏像没事一样。
    有一板砖还迎面拍在刘勇的脸上,明明拍中了鼻子,但屁事没有,人家生龙活虎。
    老天!
    不带这么玩的,他难道开挂了吗,还是我力气实在是太小呢。
    “嘭!”
    刘勇扛着挨上一板砖,抓住机会,狠狠的拍在蔡厚平的脸上,正面拍下,结结实实。
    一声惨叫!
    宛如杀猪一样!
    蔡厚平的鼻血好像不要钱一样,疼得当然眼泪都出来。
    鼻血、鼻涕、眼泪混在一起,那样子要有多惨就有多惨。
    趁你病,要你命!
    刘勇又一板砖拍在蔡厚平的脑袋上,直接开瓢,一脑袋的血。
    尼码的,这样下去会被拍死在这里。
    蔡厚平斗志全无,丢掉板砖,撒开两条腿就跑,生怕刘勇追上来。
    刘勇没有要追的意思。
    一手拿着带血的板砖,一手指着逃跑的蔡厚平,大声的喊道:“来呀,来抢我的钱呀!”
    喊完之后,觉得心中的恶气也出得差不多了,丢掉手中的板砖,朝着租房走去。
    到了家之后,刘勇脱掉衣服,仔细认真的检查的一遍,放心下来,也高兴起来。
    小鳄龟,我爱死你了!
    龟甲术牛批啊!
    除了衣服上有一些灰,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地方有红肿,没有任何的异常。
    记得手臂被拍了一板砖的,但被砸中的地方没有半点异样,再正常不过。
    顿时,刘勇就放心了。
    心情不错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看那14000块,拨通了胡适军的电话。
    “军子,有空没有,晚上我们去刘记吃海鲜,怎么样?”
    电话里面,胡适军一阵惊讶,万分不解的道:“勇哥,不是吧,你发财了!”
    华海市是国际化大都市,消费不低,虽然也是沿海城市,但海鲜也不算便宜。
    刘记海鲜属于比较有档次的酒楼,两人去那里吃一顿海鲜少则好几百吧,稍不注意可能过一千了。
    感受到胡适军的惊讶,刘勇开心的笑了起来,“没错,今天发了一点小财,咱哥俩去小小的奢侈一下。”
    “真的吗?”
    胡适军还是有一点不信,不过,语气之中已经带着些许惊喜。
    “快过来吧,我真的发了一笔小财,我请客,刘记海鲜!”
    “真的,好,我就过来!”
    胡适军终于相信了,心中开心之极,为刘勇感到高兴!
    他一直在为刘勇担心呢,居然运气这么好,发了一笔小财。
    “勇哥口中的小财是多少,一定要问一问。”胡适军心中这么想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