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尽帝王宠 - 第466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沈绿衣抬眸望向王宁暄,淡定的答道:娘娘怕是想多了,云贵嫔在后宫并没有多少恩宠,皇上又怎么会真的去在意她的事qíng,之前那样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只要对外面有个jiāo代就好!
    她脸上的神色没有一丝改变,就好像在谈论一件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事qíng,王宁暄在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来,只是淡淡的说道:这毕竟是后宫的事qíng,虽然皇上那边并没有jiāo派任务给本宫,但本宫也不能完全不管不问,你觉得这件事qíng会是谁做的?
    王宁暄说的很平静,并不像是在试探,沈绿衣微微弯唇,唇线优美而流畅,她道:后宫本来就是尔虞我诈,你死我活之地,云贵嫔有了恩宠,遭人嫉妒从而被害,都怪她自己不够小心,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qíng,后宫恨她的人那就多了,若是要从中挑出凶手也不是件易事,毕竟娘娘和臣妾都没有接近过永和宫,很多的线索我们也不知道,就连那些奴才也是jiāo给刑部审理,而不是严刑司,这件事qíng更是无从查起,娘娘为什么突然这么关注这件事qíng?皇上不是没有向娘娘过问吗?既然皇上不想娘娘cha手进来,娘娘又何必费这些功夫?娘娘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便不要记挂这件事!
    王宁暄闻言重重的一滞,皱眉想了想,凝思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有些事确实不应该cha进去,那便如你所言,不再去管,只是宫妃那边诸多猜测,人心惶惶,本宫才有这样的担心!
    沈绿衣道:若是为了她们,娘娘就更加不必如此了,便随她们怎么想,平生不做亏心事,又有什么可怕的?
    王宁暄长长叹了口气,说道:人心难测,也难以安抚!
    沈绿衣提醒道:娘娘,您可千万不要触碰到了皇上的禁区啊,这事,真的不宜再cao心!
    王宁暄闻言又是一滞,想了想,最后点点头道:那好吧!
    沈绿衣赶忙道:娘娘便放宽心吧,她们若是要来抱怨,臣妾便帮您全部挡下!
    王宁暄闻言,莞尔一笑!
    第779章 追查
    这一日,曦泽又将夏晚枫召到承光殿,曦泽对着下面挥了挥手,宫人们便都退了下去,四喜赶忙将大门也关上。
    曦泽抬眸望向夏晚枫,目光深深,轻轻敲打着桌子,道:晚枫,你知道朕今日召你来所谓何事吗?
    夏晚枫闻言,思绪已经转了几重山,他的眸光微闪,还是如往常一样,平静地答道:皇上的圣意,微臣不敢揣测!
    曦泽闻言,唇畔弯出完美的弧度,那微微翘起的唇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仿佛冬日清晨那一缕微光,虽然不甚明朗,却依然不可忽视,曦泽无意识地动了动手指,仿佛是在摩擦拇指上的那个玉扳指,说道:所有人都说,满朝文武,皇宫内外,最懂得朕心意的人,就是你,朕要说什么,你又怎么会不知道?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语气也很亲和,就好像在拉家常,夏晚枫也放松下来,微微一笑,说道:皇上说笑了,那些都是别人胡乱说的,不能当真!微臣哪有那么神?
    曦泽忽然正了正神色,深吸一口气,说道:朕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云贵嫔在宫中bào毙,朕责令刑部调查,刑部还没有呈上宗卷,朕就已经颁下了旨意,但也只是处置了两个奴婢,没有追究他们的幕后主使,你难道不会感到奇怪吗?
    夏晚枫闻言,心头一咯噔,他提起心神来,认真的答道:皇上这么做,自然有皇上自己的道理,微臣不敢擅自揣测,也不会多问什么,只要遵照皇上的旨意去办就可以了!
    曦泽闻言笑出了声,他伸出右手,点着手指说道:你啊,这里又没有别人,在朕的面前就不必回答的如此圆滑,如此滴水不漏,朕并没有要刻意隐瞒你的意思,只是这件事qíng,gān系重大,牵扯到的人很敏感,朕不方便对外面的人说罢了!曦泽稍微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朕可以实话告诉你,停止追查云贵嫔之事的原因,是因为云贵嫔本身死有余辜,这是老天的报应,朕只是顺应天理,看在她父亲立下大功的面子上,朕就给了她一个体面,让她风光大葬,若是想要朕替她申冤,那她可是一点也不冤!
    夏晚枫静静的听着,并不cha嘴,直到曦泽讲完了,方道:若她所做的事qíng是后宫之事,微臣身为外臣,倒确实不方便过问!
    曦泽微微倾身上前,目光幽深,道:你不是不可以知道,朕召你来,就是要让你知道!云贵嫔是害死三皇子的凶手,有这封信为凭证!说着,就将祈夜留下的那封信递了过去!
    夏晚枫见状全身一震,伸手接过那封信,迅速扫视一遍,夏晚枫猝然抬头,眸底掠过一道jīng光,破口而出:皇上的意思是?
    曦泽死死的盯着夏晚枫,压低声音说道:云贵嫔的背后还有人在指使这件事,可是,单凭这一封信,朕还不能判定幕后主使是谁,所以,朕要你继续追查这件事qíng,一定要把幕后主使查出来!
    夏晚枫赶忙抱拳说道:是,微臣领旨!他的眼眸微闪,又忽然问道,静妃娘娘是否知道这封信的事qíng?
    曦泽挑眉:这封信在朕手上,静妃怎么会知道?朕不关心云贵嫔是谁害死的,朕要你调查的是三皇子的事qíng,你只要将三皇子的事qíng调查清楚就可以了,其他的事qíng都不必管,静妃什么都不知道,更不可能cha手进来!你可明白朕的意思?
    夏晚枫闻言终于放下心来,沈绿衣没有cha进来,那就太好办了,夏晚枫赶忙说道:是,微臣多嘴了,这就去办这件事,微臣告退!
    曦泽冲着他挥了挥手,道:去吧!你办事,朕很放心!
    夏晚枫带着那封信回到刑部,仔细的研究着,又派人仔细去查。
    这一日,曦泽来到未央宫,云倾正在cha花,见他进来也不起身,好像没看见一般继续cha花。
    曦泽自顾自的走进来,在椅子上落座,自己端起一杯茶,略喝了一口,望向云倾说道:这大冬天的,你也cha花?
    云倾闻若未闻,继续cha花。
    曦泽半天得不到回应,拔高音调说道:跟你说话呢!从我进来到现在,你就没有看我一眼,你什么意思啊?只看的见梅花,看不见一个大活人啊?
    云倾停了手中的动作,瞪着眼睛望着曦泽,说道:你有什么好看的,需要一直看?我早就看腻了,还不如看花,花比你漂亮!
    你曦泽放下茶盏,说道,我知道你心里gān嘛不得劲,不就是罚跪了你儿子,不去承光殿请安不说,还摆脸子!
    云倾瞪着眼睛,气鼓鼓的说道:我儿子是清白的你也要罚他,分明就是欺负我们母子俩!
    曦泽闻言,满是责怪的望着云倾,说道:你就知道袒护他,他要真清白,会这么安分的接受处置?分明就是心里有鬼,你再给他说一百遍清白也一点用没有!
    云倾闻言,冷冷一哼。
    曦泽清了清嗓子,又接着说道:我好好跟你说,你便仔细听着记在心里,承佑都成婚了,你便要放手让他自己去处理事qíng,自己去承担所有的一切,不要还像以前一样将他收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保护着,这样只会害了他,我这是给他长教训,他若是再犯,惩罚只会更加的严厉!我是不会心慈手软的,教育孩子就应该狠下心肠来,这都是为了他好!
    云倾十分不屑的说道:你这是做给别人看的,好体现你的大公无私,gān嘛非逮着我儿子来表现你的君王风范,你怎么不逮别人?分明就是看我好欺负!挑软柿子捏!
    云倾故意呛曦泽,曦泽闻言,眉心重重一蹙,他满是责怪的说道:你怎么说不通呢?跟你说这半天,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第780章 教育
    云倾毫不客气的啐道:你爱养不养,怎么有那么多的废话?要是不想养了,你以为我还会赖这里啊?!你以为我没地方去啊?!
    曦泽立刻横了她一眼,眉峰一动,说道:得了吧,你还能去哪?
    云倾瞪圆了眼睛说道:谁说我没有地方去?!我儿子都长大了,可孝顺了,还巴不得我去他府上享福呢!你以为我巴着你呀!哼像你这么喜欢欺负我,我才不想看到你呢!你可看清楚了,围着你承宠的都是那些妃子,不是我!
    曦泽啐道:得了吧你,你儿子连自己都顾不了怎么顾你?你还想靠着儿子享福,省省力气吧!我停了他的俸禄,他自己都快没饭吃了,哪里还有饭给你吃?哪里还能让你享福?
    他不说还好,一说云倾更加生气,她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把我儿子饿死了,我一定跟你没完,罚了这个还要罚那个,一点人xing都没有!
    曦泽若无其事地弹了弹衣服,慢悠悠的说道:是时候让他多吃些苦头了,不然还以为这些东西伸手就能得到,每天都有,哪里还会珍惜?
    云倾冷冷一哼,横了他一眼,小声说道:他本来就是亲王,本来就应该是锦衣玉食,他每天替你办事,拿你俸禄,这是应该的,有什么错?你偏偏要给他停掉,这分明就是故意为难人!
    曦泽瞟了云倾一眼,说道:你不会偷偷给他钱了吧!你怎么这么喜欢跟我对着来?
    云倾瞪着眼睛,大声的说道:我是给了,但是他没要,你不疼儿子,还不许我疼爱儿子,难道真的让我儿子没东西吃饿死啊!他府上那么多人都全部饿死吗?谁有你这么狠心?
    曦泽回道:还算他有点骨气,放心,饿不死他,你别瞎搅和!让他吃几天馒头和稀饭,长长记xing,才是最紧要的,教育孩子不是你这样的!曦泽眼光一转,忽然又道,我看你对怀宇没有怎么溺爱,有时候,也会严厉地教训他,怎么对承佑这么偏爱?他还不是你生的呢!
    云倾瞟了他一眼,十分不屑的说道:你每天只管你的朝政,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管孩子?我与我的孩子朝夕相处,这感qíng当然深,你怎么会懂?
    瞎扯!曦泽啐道,父爱深沉,是你理解不了的!
    云倾反啐道:你那是故作高深,我为什么理解不了?是你理解不了我!
    曦泽回道:你听我的,按我的意思去做就可以了,不要整那些没用的!你把我今天跟你说的话都记在心上,不要跟我对着来,你听到了没有?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