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尽帝王宠 - 第465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祈夜赶忙道:是!你也不要太难受了,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放松一些吧,否则,不利于你的病qíng!
    曦泽点了点头,无力的深吸一口气,说道: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谢谢你将这件事qíng查清楚又如实禀报给朕,今日这么晚了,就不要回去了,去揽月楼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qíng,明天再说!
    祈夜道:好,现在也已经很晚了,你去睡个囫囵觉,就又要起来去上朝了,我就先走了!
    曦泽无力的点了点头,便同祈夜一起走出了密室!
    第777章 罢手
    翌日,曦泽颁下圣旨,称是云贵嫔的侍女桃儿和竹雨谋害了云贵嫔,案qíng已经告破,责令将桃儿和竹雨处死,其他的奴才以当职不善为由打发至严刑司。
    然而,到底是谁指使桃儿和竹雨谋害云贵嫔,圣旨中并没有说明。
    这道旨意一传开,后宫一片哗然。
    蕊儿来向云倾禀报这件事的时候,云倾遣退众宫人,说道:你的消息准确吗?
    蕊儿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是刚刚传来的消息,绝对准确!
    云倾若有所思地望着蕊儿,说道:可是这件事qíng怎么透着一股古怪?之前不是说皇上戒严了永和宫正殿和寝殿,派刑部和神医调查这件事qíng,事qíng进行得很隐秘却很郑重,旁人都不可以轻易的接近,可是最后的结果怎么可能只是推到两个奴婢的身上?皇上没有指出这两个奴婢的背后主使是谁吗?
    蕊儿摇了摇头,凝神说道:没有!并没有惩罚任何一个宫妃,也没有哪个官员牵涉其中!
    这就奇怪了!云倾微微皱着眉头,又道,这并不是皇上的行事作风,按照皇上的xing格,这样大张旗鼓的事,是一定要追查到底的,怎么会突然中断?蕊儿,本宫让你派暗线去秘密调查皇上对这件事qíng如此慎重的原因,你都调查到了什么?
    蕊儿脸色微微有异,朝着云倾走近了几步,压低声音说道:据奴婢所知,这件事qíng可能与先皇的事qíng有关,所以风声才会这么紧!
    云倾闻言,全身一震,她提起所有的心神来,目光幽深的望着蕊儿,十分严肃的说道:这件事qíng怎么会与先皇有关?难道先皇中的毒与云贵嫔中的毒有什么关联吗?
    蕊儿试探的问道:会不会是一样的?如果一点关联也没有,皇上不可能这样上心,将所有的消息都瞒的密不透风!
    云倾紧紧皱着的眉宇之间仿佛笼罩着巨大的烟云,须臾之间,思绪已经转了好几圈,云倾冷静的说道:你的这个推测极有可能,否则不会引起这样大的重视,只是最后的结果是这样的,倒更加让人琢磨不透,按理来说,这杀害先皇的凶手是皇上最恨的人,皇上绝没有理由放过那个人,以及所有牵涉到这件事来的人,但是事qíng很显然,不可能是那两个奴婢做的,皇上应该已经查出了什么,至于为什么没有其他的风声放出来,难道皇上遇到了为难的事qíng?
    蕊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着说道:娘娘,是否要继续打探消息?
    云倾深吸一口气,说道:不必了,皇上那边瞒得紧是不会放出消息来的,你们再打探,也没有用!只是母后与先皇是同一日去的,可是本宫从来都没有接近过母后的尸身,皇上也从来没有在本宫面前提起过这件事qíng,现在有线索了,他也不来告诉本宫,他到底想维护谁?你只要把消息传给你的暗线,让他们继续调查母后的事qíng,一有消息立刻来向本宫汇报,就可以了!
    蕊儿赶忙道:是,奴婢遵命!娘娘也不必太心急,人在做,天在看,老天是不会放过作恶的人的,那个凶手是逃不掉的,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将他找到!
    云倾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本宫知道了,你便去吧!
    奴婢告退!
    中午时分,夏晚枫回到南园,来到祈夜的房间,左右望了望,见除了祈夜没有人在,便将大门关上。
    祈夜听到门响,转过身来望向夏晚枫,说道:什么事qíng这么神神秘秘的?
    夏晚枫目光幽深的望着祈夜,仿佛正在责怪他,道:你没有对我说实话!
    祈夜走到椅子上坐下,木然不动。
    夏晚枫朝着祈夜走了几步,压着声音问道:皇上是什么意思啊?查了一半,就不查了?刑部这边还没有给出结论呢,皇上的圣旨就颁下去了,把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两个奴婢的身上,这算什么?
    祈夜早就知道他会来问,此刻,淡定自若的说道:皇上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会知道?你来问我,有什么用?
    不问你问谁?夏晚枫立刻回道,难道还要我亲自去问皇上不成?
    祈夜道:皇上既然已经给出了结论,你也落得轻松,这不是挺好了吗?问那么多做什么?你是不是想得太多了?自己给自己找事qíng做!
    呸!夏晚枫啐道,你少敷衍我,这是其他的事qíng,我当然不会过问,可是,这是一件小事吗?这是皇上登基以来最关注的事qíng,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在里面,皇上怎么可能轻易罢手?你都查到了什么?
    祈夜面不改色的说道:什么也没有查到,一直毫无头绪!
    夏晚枫闻言瞪圆了眼睛:好啊,你,对着我还要撒谎,你以为你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就看不出来吗?你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查到?昨天晚上你一夜未归,是在宫里吧!你都跟皇上说了什么?
    祈夜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没说什么,真没说什么!
    那你为什么一夜未归?
    祈夜答道:皇上头痛病犯了,你不是知道吗?我留在宫里给皇上治头痛病!
    就这么简单?真的什么都没说?真的跟这件事qíng无关?夏晚枫反问道。
    祈夜转眸望向夏晚枫,说道: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
    夏晚枫满脸不信的望着祈夜:你到底瞒着我什么事qíng?
    祈夜知道,搪塞是搪塞不过去的,只是事关重大,他不能确定夏晚枫知道后会怎么样,所以不提,只好敷衍道:皇上现在只是颁下了一道旨意,并没有说不让你继续追查,你要查你可以继续的追查,又没有人拦着你,皇上这是障眼法,不想打糙惊蛇!
    真的是你说的这样,而不是你有事瞒着我?
    祈夜无比肯定的答道:是,我有什么事qíng瞒着你?我为什么要瞒着你?
    夏晚枫认真的看着祈夜,半晌不语。
    第778章 静妃
    消息传到中宫,凌薇便来报:娘娘,静妃娘娘来了!
    王宁暄闻言,凤眸微闪,轻启朱唇,扬手道:快请进来!
    是!凌薇依言转身往外面走去。
    不一会儿,沈绿衣便娉娉婷婷地走了进来,一袭绿色的广袖长袍,缓缓拖曳于地,十分的清幽,内着浅碧色百褶裙长裙,在阳光的反she之下,微微闪着光,随着她的脚步前进,数不尽的风韵弥漫开来,映得她整个人仿佛是处在荷叶之中,绿意盎然,沈绿衣在殿中微微屈身,道: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王宁暄赶忙伸手虚扶了一把,目光灼灼的望着她,含笑说道:快坐下说话吧,不必多礼!
    谢娘娘!说着,沈绿衣就在王宁暄的左手边位子上落座。
    王宁暄道:你怎么现在过来了?
    沈绿衣微微垂眸,仿佛是在凝视自己那双纤细柔嫩的手,右手中指上的那颗祖母绿宝石戒指熠熠闪光,仿佛是绿森林中的萤火虫,她说道:自从洵儿去后,臣妾待在绿影宫便整日无事可做,日子久了,也闷得慌,所以就出宫来到处走走,其实臣妾也没有哪里可去,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娘娘这里!也不知道娘娘是否在忙,可会嫌弃臣妾太过聒噪?
    王宁暄微笑着摇了摇头,含着绵绵的温柔,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本宫怎么会嫌弃你聒噪?在这后宫之中,只有你是可以同本宫做伴的,本宫也很害怕寂寞,这漫漫长日,若不是你经常过来跟本宫做伴,本宫又要如何度过?绿衣,三皇子已经去了这么久,你也要放开心结,不要自己折磨自己,本宫看着你这样,也很心伤!
    沈绿衣微微抬眸望向王宁暄,她温柔清澈的眸底,像是一潭绿油油的湖水,波光粼粼,一片柔和详静,让人的心底越发的安静,她眷恋这双眼眸,那里可以带给她心安的力量,就好像是一根柱子,在她疲惫的时候可以让她依靠,沈绿衣微微动qíng的说道:娘娘,臣妾的心思,只有你懂,对着旁人,臣妾什么也说不出来,哪怕他是皇上,也未必能懂得臣妾的心思,臣妾确实心伤,这悲伤无论如何也放不下,十年母子之qíng,他虽然不是臣妾亲生的,却与臣妾心连心,便与亲生的是一样的,臣妾从来没有将他当成外人,也没有因为他是叶氏生的而与他有隔阂,就如同你对大公主的感qíng一样,臣妾自己也自责,没有将他照顾好,不知他的灵魂在天上如何,实在是难以心安!
    王宁暄闻言长长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绿衣,本宫明白你的心qíng,其实三皇子是个懂事孝顺的孩子,一直以来,他都乖巧听话,刻苦学习,是众位皇子中的表率,你不要这样难过,他的灵魂在天上会安息的,可是你越难过,他就越不能安息,本宫曾经跟你说过,深宫中的女人,一定要自己想得开,若是自己的思绪陷入了死胡同,别人也就帮不了你了!绿衣,再大的苦难都可以过去,你一定要坚qiáng!
    沈绿衣的眸底有些湿润,盈盈映出一片微光,她深吸一口气,说道:娘娘,谢谢您,您说的,臣妾都会记在心里,那些小人想要看臣妾一败涂地,臣妾绝不会让他们称心如意!
    王宁暄展开笑颜,点了点头,说道:这样才对!这样才是本宫欣赏的静妃!她稍微顿了顿,目光如水,又接着说道,刚才宫里传来的消息,你可都知道了?
    沈绿衣微微提起心神来,垂下睫羽,双手jiāo叠放好,十分冷静的问道:娘娘说的可是云贵嫔的事qíng?臣妾刚才已经听说了!
    王宁暄接话道:一切戛然而止,皇上的意思,本宫倒有些猜不透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