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尽帝王宠 - 第464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话说到最后,曦泽已然崩溃了!
    第775章 往事
    一切都在祈夜的意料之中,祈夜脸上的神色依然悲悯,仿佛看到了十分凄惨的事qíng发生在自己的面前,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其实一直以来他都很犹豫,要不要将事qíng的真相禀报给曦泽,这是曦泽多年的心结,若是他不说出来,恐怕曦泽一直都不会放弃,他的手依然拿着那封信停在半空之中,可是许久,曦泽都没有伸手来接,只是不停的摇着头,他知道,在这一时之间,曦泽很难接受。
    他只好将自己的手收回,不给曦泽太大的压力,看着曦泽沉重地喘着粗气,那胸膛起起伏伏,是这样的明显,祈夜不忍说下去,然而,这一切终究是事实,不管过程怎样,曦泽终究是要面对的!
    气氛沉闷而压抑,铜壶滴漏传来的悠悠音质,仿佛是敲打在人的心坎上,让人的灵魂一颤一颤的,仿佛暗流涌动,川流不息。
    也许过了今天之后,曦泽与沈绿衣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将dàng然无存,甚至有可能走向决裂,刀剑相向,但事已至此,祈夜还是选择将自己查到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曦泽。
    沉默良久之后,祈夜终于又无比悲悯的说道:我知道这一切,你都没有办法接受,可是你要冷静,一定要扛住,你要相信,没有人会bī你什么,所以你也不要bī你自己!
    曦泽摇着头说道:祈夜,你一定是搞错了!你不能单凭一封信,就认定这一切都是绿儿做的,这些都是你的推断,你不要用这样的推断来误导朕!这个推断根本就没有成立的理由,朕不相信!
    祈夜长长的叹了口气,凝神说道:你先不要太着急,听我把话说完!如果真的只是这样一封信,我不会到你面前来说这些话,当然还有其他的事qíng,我并不是简单的推断,我想说,你是否知道沈绿衣擅长以毒花调制毒药?
    曦泽闻言如遭电击,那些尘封的记忆忽然不受控制地跳到脑海里,如cháo水一样翻涌着,曦泽在一片茫然之中陷入无限的愣怔,久久不发一语。
    祈夜了然,道:你是知道的,对不对?
    曦泽合眸深吸一口气,再睁眼,长长的吁出,慢慢使自己的qíng绪稍稍平复下来,可是这心qíng,无论如何都平复不下来,曦泽道:没错,那一年,皇贵妃中红玉枝之毒,朕被傅氏迷惑,去了绿影宫,正好撞见绿儿在调毒,她的桌子上摆满了毒花,朕当时很生气,还狠狠地斥责了她!
    祈夜闻言点了点头,目光幽深的望着曦泽,又接着说道:所以这一切并不是偶然,她早就这样做过了,在她还没有进入绿影宫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调毒了!我去过她以前住的地方绿水居,在那里找到了一些被焚毁的灰烬和枯枝败叶,经过仔细的推断,这些东西分别是一品红、曼陀罗、钩吻、huáng杜鹃、夹竹桃、虞美人和飞燕糙,这些花都是致命的花,而先皇和云贵嫔中的毒恰好就是这几种毒花调制而成的!
    然而,曦泽依然不相信,目光深深的锁住祈夜,又问道:这会不会是嫁祸?
    祈夜摇了摇头:那些东西都已经有十多年了,不是现在才放过去的,怎么可能是嫁祸?如果不是我亲自去看,仔细的研究,一般人根本就不能推断出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的燃烧物,这又怎么嫁祸?祈夜顿了顿,又问道,你知道,沈绿衣为什么要调毒吗?关于她父母的事qíng,你是不是都知道?
    祈夜如此一说,曦泽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那些久远泛huáng的记忆忽然被翻开,是如此的怅惘,曦泽深深的凝起眉头,犹如一位老者一样的说道:关于她父母的事qíng,父皇曾经跟朕说过,二十多年前,父皇曾经有一段秘密的恋qíng,那个女子就是先皇后,先皇后不叫何兰君,她真实的名字是赫连兰君,她是我大晋宗室的人,是父皇的远房堂妹,在我大晋,同姓不婚,更何况是同宗的人,更加不可以公开的在一起,可是父皇深深的爱着先皇后,只是不敢公开,却一不小心被永王发现了,永王就是绿儿的父亲,当时与父皇是qíng同手足,也是父皇最倚重的肱骨将军,但是,永王极力的反对这件事,就怕这件事qíng影响到朝臣对父皇的看法,从而导致大晋―江山不稳,多番劝谏,父皇都不肯听,最后,永王bī迫先皇后嫁与燕皇,将她与父皇生生拆散,父皇虽然不希望这样,却并没有责怪永王,依然待他如初!
    曦泽顿了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可是先皇后却因这件事qíng怀恨在心,她虽然嫁去了燕国,却秘密派人在暗中捣鬼,致使永王战死沙场,沈绿衣的母亲,也就是父皇的亲妹妹得知这个消息,一直一病不起,最终由于积郁太深而病逝,父皇得知消息,心中十分沉痛,又十分的愧疚,于是将当时尚在襁褓中的绿儿接到宫中来扶养,希望可以补偿一些!但是,对于永王和公主的死,父皇并未cha手,事先也并不知qíng,这些都是先皇后做的,而且父皇已经进行了补偿,自从绿儿被接到宫里来以后,吃的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父皇一直将她视若亲生,从来没有苛待过一丝一毫,那年与萧国大战之后,先萧王要求绿儿和亲,父皇都没舍得让她去!
    祈夜沉默的听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眼眸微微一闪,他微微蹙眉,认真的问道:这些事qíng,你觉得沈绿衣都一无所知吗?她真的不会去调查吗?
    曦泽道:当时宫里也有很多的风言风语,其实朕也这样想过,但是,看绿儿的qíng况,根本就看不出什么异状来,她一直都对父皇毕恭毕敬,是发自内心的尊敬,朕看的明白,那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第776章 天意
    祈夜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也相信,沈绿衣对先皇的尊敬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可是这些事qíng,她早就已经查得清清楚楚,她明白自己的仇人是谁,那就是先皇后,她也明白自己的恩人是谁,那就是先皇,其实她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
    曦泽问道:既然你说她恩怨分明,她为什么还要谋害父皇?
    祈夜的神色更加悲悯,带着十二分的不忍,继续说道:天意弄人,我找到她的贴身侍女的时候,那个侍女一再向我保证,那碗有毒的药不是要给先皇的,那是要给先皇后的药,毒是下在给先皇后的药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却进了先皇的口!于是,我又仔细追查下去,才弄明白事qíng的真相,先皇昏迷之后,一直是先皇后服侍在侧,先皇后每次给先皇喂药的时候,都会先自己尝一口,确定没有问题了,才会给先皇服用,也就是说,有内侍试药,她还不放心,她会自己亲自试药,那一天,当侍女将药递给先皇后的时候,先皇后自己喝了一口,但是由于连日以来衣不解带的侍奉,她的jīng神极度紧张,出现了恍惚,她以为那一碗药是要给先皇的,于是就喂给了先皇,先皇当时的qíng况非常危急,所以,虽然只是喝了一小口,也还是仙逝了!先皇后自己也仙逝了!这就是为什么先皇和先皇后中的毒是一样的!
    曦泽静静的听着,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在不停的迅速游走,四肢百骇都微微的战栗着,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误会,曦泽惨然的笑出了声,无奈而无力的摇了摇头,十分心痛的说道:这一切怎么会是这样的?真是天意弄人,父皇居然是被误害的!
    祈夜见状,心头更加难过,也觉得十分的压抑,那幽幽的铜壶滴漏的音质声在这一刻听来是如此的令人震颤,仿佛一种魔咒,这样单调的循环着,仿佛令人十分的厌倦和疲累,祈夜长长的叹息着,无限唏嘘的说道:先皇是因为先皇后的一时疏忽连累了的,并不是沈绿衣真正要害的人,她的侍女一再向我保证,沈绿衣没有毒杀先皇之心,他们至今都不明白为什么事发当天先皇后仙逝了,先皇也跟着没了,他们甚至不知道,先皇与先皇后中的毒是一样的!这就是这年些沈绿衣一直追查先皇的事qíng却一直无果的原因!
    曦泽沉重的喘着粗气,仿佛不能自抑自己的qíng感,他qiáng迫自己保持冷静,平复自己的呼吸,在这一时之间,信息这么多,实在难以全部接受,曦泽觉得自己现在一团混乱,不知该如何自处,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祈夜幽幽的叹息着,可是为了夏晚枫,他又劝道:皇上,请您节哀!这件事qíng都已经过去十年了,您也应该放开自己的心结,沈绿衣并不是有心要伤害先皇的,她只是配置了毒药,但毒药yīn差阳错的被先皇服下,这真的不能全部怪她,还请皇上开恩!免她一死!
    曦泽惨然笑着,是这样的苍白,脸上一丝血色也没有,就好像生了一场大病,曦泽无力的说道:祈夜,你以为朕真的会亲手杀了绿儿来报仇吗?你以为朕会将绿儿当成仇人吗?那这从小到大的qíng分和这十年的夫妻qíng分岂不成了一个笑话?
    曦泽略微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又接着说道,绿儿对朕是什么感qíng,朕心里清楚,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错事,她对朕的爱是没有一丝假的,为了朕,她什么事qíng都愿意做,什么苦都愿意吃,哪怕是搭上自己xing命也再所不惜,为了助朕登基,她qíng愿委屈自己潜伏在煜王的身边,打探消息,为了给朕试药,她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为了救朕的xing命,她自己扑上去,要不是你及时救治,她早就死了,为了朕,她做了太多太多的事qíng,这么多的恩怨纠葛在一起,朕与她早已同气连枝,是血脉连在一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分开,现在让朕杀了她,朕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祈夜闻言,大松一口气,心里悬着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你能这样想,是对的,先皇在天上是不会怪你的,毕竟他一直疼爱着沈绿衣,这些年一直都保佑着沈绿衣,否则,沈绿衣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早就没命了!只是,她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qíng,若是让她知道了,我恐怕她难以接受!
    这又实实在在的提醒了曦泽,曦泽无比认真的问道:这件事qíng还有谁知道?
    祈夜道:只有我跟你知道,我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qíng,所有的调查都是秘密进行的,并没有惊动沈绿衣,事关重大,没有得到你的回复之前,我不敢惊动任何人!
    曦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说道:你这样做是对的,绿儿一直在追查这父皇的事qíng,要是让她知道了事qíng的真相,她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qíng来,这件事qíng,不可以让她知道,是先皇后的失误害了父皇,绿儿不是有心的,朕不怪她,朕只希望她能继续平平安安的活下去!祈夜,出了这个密室的大门,就再也不要提起这件事qíng,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至于云贵嫔那边,朕会给众人一个答复!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