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尽帝王宠 - 第459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云倾闻言,心头暖意融融,仿佛有温暖的泉水流过,她莞尔一笑的风姿,仿佛有数不清的风韵散发开来,浅浅地折she着明媚的阳光,透露出柔和的色彩来:紫茉,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总是这么贴心,而且,也为本宫分担了不少,承佑可以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气!本宫能有你这样的女子做儿媳妇,本宫心里是真的高兴!有你这些话,母妃就放心了,只是你才刚刚痊愈,就要照顾去承佑,母妃心里也很过意不去!
    夏紫茉嫣然一笑,犹如月季盛放在无数光粒之下,艳丽芬芬,她甜美的声音在空中回dàng着:母妃,这些都是臣妾应该做的,臣妾是王爷的妃子,当然应该服侍他!只是这三个月,臣妾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过来陪伴母妃了!实在是抱歉!
    云倾并不在意这些,赶忙说道:你便只管照顾好承佑,母妃这边,你不用记挂!
    夏紫茉又不放心的说道:这段时间,母妃可千万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苦了自己,要多多的休息,若是母妃这边有什么事qíng,便尽管派人来传话给臣妾,臣妾一定会立刻进宫来帮忙!千万不要为了怕麻烦就瞒着臣妾啊!
    云倾闻言,微笑着点了点头,心头都是暖意包裹着,她依依说道:本宫知道了,你不用担心什么,只是皇上罚了承佑的俸禄,薛氏说王府里的银子都用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她用到哪里去了,恐怕这一次,承佑回去手头上会比较紧,王府里本来开销就大,他那边恐怕会支撑不了多久,母妃这里还有一些体己的银子,你今日回去便带回去,用于王府里开销,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记得,这银子不要jiāo给薛氏!
    说着,就命蕊儿去取!
    且慢!夏紫茉倒是机敏,赶忙说道,母妃,臣妾不可以要你的银子,若是就这样带回去,王爷一定会责怪臣妾的,为了赈灾的事qíng,您已经捐献了很多的东西和银子,您这里本来就不宽裕,就不要都给臣妾了,毕竟这么大一个未央宫,也是需要开销的!千万不能失了母妃的身份,若是那样,臣妾罪过就大了,王爷定然不会欢喜!
    哎呀云倾有些责怪的望了她一眼,嗔道,都是一家人,你不用跟本宫客气!本宫让你带回去,你只管带回去,不要想那么说,承佑要是说起来,你就说是本宫硬塞给你的,他不会说什么的!
    夏紫茉哪里肯收,她微微蹙起秀眉,委婉的推迟道:母妃,这不是客气,孝顺是臣妾应该做的,这是本分,相信,就是王爷在这里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他是不会收母妃的体己钱的,所以,臣妾也一样,母妃,你对臣妾的心疼,对王爷的心疼,臣妾和王爷都铭记在心,非常的感动,只要您开心快乐,臣妾和王爷做什么都愿意,所以你不要这样记挂着我们,真的没事!至于府里的开销,臣妾会想办法解决的,您就不用cao心了!
    云倾闻言,长长的叹出一口气,也不好再坚持,只道:那好吧,本宫也就不勉qiáng你了,但是,如果你和承佑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母妃,母妃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帮助你们解决!
    夏紫茉闻言,赶忙站起身来,微笑着屈身,说道:多谢母妃!母妃好好照顾自己,待有空,臣妾一定进宫来给母妃请安,臣妾告退!
    云倾点点头,扬声说道:来人,送娴妃!
    浅紫赶忙走过来,恭谨的说道:娴妃娘娘,请!
    夏紫茉最后看了云倾一眼,微微一福,就退下了!
    云倾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默默的叹着气!
    这边,夏晚枫回到南园,祈夜盘腿坐在chuáng上,正在看医书,见他回来,祈夜放下医书,问道:你不是不喜欢赫连承佑吗?为什么要救他?
    你的消息也挺灵通的,这么快就都知道了!夏晚枫懒洋洋的一笑,他拉长了音调,说道,哎呀我是不想救他,之前为了他的事qíng,我爹已经在我面前说过很多遍了,听得我耳朵都长茧了,我原本是不想管的,奈何你的燕云倾要来求我,我也没有办法!
    祈夜最不喜欢跟他说正经事的时候,他就嬉皮笑脸的,祈夜冷冷一哼,横了他一眼,气鼓鼓的说道:你少瞎说,她哪里是我的?
    夏晚枫吃吃一笑,向前走了几步,坐到祈夜旁边,漫不经心的说道:皇贵妃是我的恩人,她救过我两次,她都已经开口求我了,我也不好推诿啊!
    祈夜坐着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塑,木然说道:我还以为你会坚持自己的原则,是个铁面无私,油盐不进的人呢!
    夏晚枫被这么一讽刺,脸上有些挂不住,啐道:你少来!你以为我心里没有计较,说救就救啊?夏晚枫顿了顿,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略微清了清嗓子,又接着说道,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威胁到我的利益,看在他手里有你的把柄,却没有利用这个来威胁你的份上,我暂时不会与他作对!
    祈夜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眸光中有一闪而过的jīng光,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第767章 站队
    夏晚枫晶亮的目光转向祈夜,里面全是高深莫测的算计,仿佛散发着一阵阵的蓝色的幽光,如跳动的火焰,他接着说道:他毕竟是皇子,你以为皇上真的想重重地处罚他吗?皇上的严厉不过就是装给我们这些人看的,不过是想要表现他有多么的大公无私,没有包庇自己的儿子,真的要让他惩罚自己的儿子,他哪里舍得?更何况,还是皇贵妃的孩子?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只是这件事qíng在朝堂中bào露开来,影响确实不好,皇上只是缺一个台阶下来,我现在去给他铺一个台阶,他当然会顺理成章的走下来,你以为我真的会按照皇贵妃的心愿那样去给赫连承佑脱罪,让他平安无事的走出大牢吗?当然要给他点教训才行啊!所以我的话也没有说死,模棱两可,最后的决定权jiāo给皇上,这样一来,我既讨好了皇上,又没有得罪任何人!
    祈夜闻言,皮笑ròu不笑的说道:论到讨皇上欢心,朝中再没有一人能与你相比!别的人千方百计的讨好皇上,今天送这个,明天送那个,也比不上你这几句话,在不经意间,就已经牢牢抓住了君心!
    夏晚枫毫不谦虚的笑着,有些鄙夷的说道:他们算什么?他们有我了解皇上吗?他们知道皇上心里在想什么吗?他们知道皇上最想要的是什么吗?他们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所以有的时候,他们打的算盘,就会和皇上的算盘相反,这不就得罪了皇上!
    祈夜木然说道:这就是你最聪明的地方,拿得起,也放的下,最重要的是,能忍!不贪心!
    夏晚枫放下茶盏,慢悠悠的说道:其实你并不是猜不透君心,只是脾气太不好,可是你比别人有本事,所以皇上才敬重你,你若是像我这样圆滑jīng明,皇上会更加高看你!
    祈夜立刻啐道:去,到一边去,谁要跟你一样?
    夏晚枫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祈夜木然望着他,脸上没有一丝神色,忽然问道:我怎么觉得,那个赫连承佑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接近你?现在你又将他救了出来,他会怎么想?是不是以后会变本加厉的缠着你?说不定还能整出些出人意料的事qíng来!
    夏晚枫两眼一翻,故意说道:天晓得!只是他再怎么接近我也没有用,我又不会跟他同流合污!防了这么多年,现在也可以安心了,但是,我也只是暂时救他,若是他规规矩矩的,我自然不会与他为难,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若是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qíng来,我就让他狠狠的栽个跟头,让他晓得厉害!
    他的意思祈夜很明白,祈夜忽然来了兴趣,问道:皇上有好几位皇子,你将来会支持哪一位?
    夏晚枫闻言,充满算计的一笑,瞥眼望向祈夜,低低的说道:你想问我会支持哪位皇子入主东宫吗?
    祈夜不语,只是耸了耸眉峰。
    夏晚枫低低的笑着,满是玩味的说道:满朝都在看本丞相要支持哪个皇子,准备见风使舵的站队,你也来问我!难道你也要站队?
    祈夜有些不耐的说道:快说,别卖关子了!
    夏晚枫凑近祈夜,低低的说道:皇上支持哪个皇子做太子,我就支持哪个皇子!
    祈夜闻言,眉心一动,仿佛有一种被耍的感觉,他怒然啐道:夸你一句会讨皇上欢心,你就真的以为自己是皇上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知道吗?你现在看的出来,皇上会支持哪个皇子做太子吗?
    哎夏晚枫故意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满是把握的说道,皇上的心思,我这里最清楚,我知道皇上不喜欢哪个皇子做太子!
    祈夜坐直了身子,瞪着眼睛望着他,冷冷一哼!
    夏晚枫又接着说道:那赫连承佑,桀骜自负,不是皇上的中意人选,不过是占了皇长子的荣耀,又碍于皇贵妃的面子,所以皇上现在才会栽培他,只是这一次的事qíng,对他的打击也不小!
    祈夜微微蹙眉,又问道: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查清楚那银子是许大人送给他的?
    夏晚枫满是玩味的说道:这些年我可没少盯着他,以前他在未央宫住,我倒不好盯,可是自从他搬出未央宫,到宫外开府之后,我的暗线就一直盯着他,他去江浙一带赈灾,我的人也跟着他一起去,他所做的所有的事qíng,都有人来向我汇报,我全部一清二楚,我的人来告诉我,那赈灾的银两他确实没有拿!是有人故意送给他的,又被有心人利用,所以他才栽了跟头,我的人早就已经将这件事qíng查得一清二楚,所以我才能这么快在皇上面前,说出这件事qíng来!
    祈夜直直的望着他,啐道:你把你这盯人的本事用在沐雪松身上,你也不至于吃亏!你费那么大力气盯着赫连承佑做什么?
    夏晚枫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那么蠢,要你来教?沐雪松那个老狐狸的把柄是这么容易能抓住的吗?他进进出出,多少人跟着,又有多少暗线,我的人根本就接近不了他,这个赫连承佑,才初涉朝政,嫩得很,没有这么多的戒备心,当然好盯!
    祈夜闻言,重重的深吸一口气,若有所思的说道:你这么说虽然没有错,但是你也要多上上心,最近这段时间,沐雪松那边没有什么动作吧?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