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尽帝王宠 - 第458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谢皇上!
    曦泽问道:你这个时候来见朕,是睿王的事qíng查清楚了吗?
    夏晚枫答道:微臣要说的确实是有关睿王的事qíng!
    曦泽淡淡的瞟了一眼薛氏,对夏晚枫道:你来的可真及时,朕正有事要跟你说!睿王妃现在来觐见朕,跟朕说那笔银子是她收下的,不是睿王收下的,朕再一追问,她就闪烁其词,说不清楚,这显然就是在糊弄朕,肯定是皇贵妃搞出来的鬼!她这是想方设法的包庇睿王!
    夏晚枫闻言,瞟了一眼跪在一旁的薛氏,果然不是省油的灯,所谓的闪烁其词是故意装出来的吧!夏晚枫又望向曦泽,说道:皇上息怒!曦泽这样说,他事先准备好的话,反而就不好说了!夏晚枫顿了顿,说道,皇上,经过微臣的调查,那四箱银子并不是用于赈灾的银两,他的来历不明,并不能表示就是来自赈灾!
    曦泽闻言,眉心一动:你这话什么意思?睿王还能有其他的来源?
    夏晚枫朝着曦泽走进几步,说道:那四箱银子,是京城高官许大人送给睿王的,这个许大人与这次皇上要查办的两个地方贪官有着密切的关系,他送银子给睿王,是想让睿王帮那两个贪官说说好话,好让他们脱罪!
    曦泽闻言,眉心一动,认真的望着夏晚枫,说道:你都查清楚了,是许大人行贿,那么睿王怎么就收下了?岂不是私收贿赂?也一样是重罪,不可以放过!
    夏晚枫却道:皇上,微臣已经审过睿王了,睿王说他并不知道那银子究竟是谁送给他的,送银子给他的人只是给他留了一个纸条,约他三日后在醉仙楼会面,他说,他原本是想将银子退回去的,可是没想到事qíng居然发展成了这样!
    曦泽闻言,冷冷一哼:他的说辞,你都相信了?
    夏晚枫眉峰一动,瞬间就猜出了曦泽话中的意思,高深莫测的笑着,说道:睿王的话,当然只能信一半,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没有贪污赈灾的银两,至于私收贿赂,这个微臣也不好说!
    曦泽皱眉问道:按照他说的,东西来历不明,为什么不立即呈报给朕,还放到自己的小金库去?显然就是居心不良,不够诚恳,你说这件事qíng,朕应该怎么处置?
    夏晚枫又瞟了一眼薛氏,估计薛氏的说辞曦泽也不会相信,须臾之间,思绪已经翻过了几重山,他道:毕竟睿王是初犯,而且并没有为那两个贪官说好话,算不上私收贿赂,但是确实不该隐瞒,应该定隐瞒不报之罪!还请皇上从轻发落!
    曦泽闻言怒气稍敛,无意识的动了动手指,深吸一口气,说道:好吧,看在他是初犯的份上,朕可以从轻处置,但是,他确实做错,朕也要给他点教训!来人,传朕旨意,睿王私藏银两,隐瞒不报,罚面壁思过三个月,每日都必须去祖宗前跪上两个时辰思过,抄写法律纲常,另罚俸半年!
    夏晚枫赶忙说道:皇上英明!
    曦泽的眼光瞟过薛氏,冷冷的说道:既然你说那银子是你收的,那你也有罪,你便与睿王一块罚跪思过,禁足在自己院中不许出来,朕会派人去监督你,听清楚了吗?
    薛氏闻言,脸色雪白,却又不敢再多说,只好道:是,多谢皇上开恩!
    曦泽嗯了一声,扬手道:现在便回去思过吧!
    臣妾告退!薛氏只好起身退下。
    曦泽见她走远了,又摇了摇头,说道:你看看,你看看,都是被皇贵妃宠坏了,都是她gān的好事,朕想起来就头疼!
    夏晚枫笑了笑,安慰道:睿王还年轻,难免骄纵,其他的皇子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一点,慢慢来,磨砺多了,自然就好了,皇上不用太过担心!
    曦泽严肃的说道:他得脱离皇贵妃的宠爱,不然啊,永远都不懂事,说不定还会像皇贵妃那样一味胡来!朕就不让他们母子见面!
    夏晚枫闻言,但笑不语,并没有接话!
    第765章 痊愈
    消息传到未央宫,云倾顿时站了起来,瞪着眼睛说道:你说什么?皇上不仅罚了俸禄,还将睿王禁足三个月,罚他每天跪两个时辰,并且有人监督,怎么会惩罚的这么重?
    蕊儿在底下望着云倾,有些迟疑的皱眉说道:传出来的消息就是这样的,奴婢只是如实禀报!
    云倾死死地盯着蕊儿,紧紧皱着眉头,仿佛笼罩着一层厚厚的乌云,双手紧紧握着衣服,说道:夏相不是已经去说qíng了吗?皇上怎么没有看在夏相的面子上格外开恩?就算睿王有错,那也是初犯,好歹也是他的亲生儿子,就算他要表现自己公正严明,做做样子也就是了,弄得那么认真做什么?他不心疼,难道本宫也不心疼吗?不行,本宫不同意他这么做,本宫这就去见他!说着,就要冲出去。
    蕊儿赶忙拦住云倾,急急说道:娘娘,皇上的圣旨都已经下了,此事已经成为定局,你再去说也没有用呀!皇上就是因为您宠爱睿王,所以颇多微词,您越是去说皇上就越生气,说不定还会降下更重的惩罚,您还是别去了!
    云倾闻言更加生气,气鼓鼓的说道:睿王根本就没有贪污,因为银子来得不明不白,所以才没有及时退回去,这怎么能怪睿王呢?每天都要罚跪两个时辰,那他的腿岂不是要跪废?从小到大不是罚跪,就是戒尺,反正就是这两样,现在都已经成婚了,还要罚跪,他就只知道罚跪,也不考虑一下别人是否可以接受!
    蕊儿见云倾担忧,赶忙安慰道:娘娘,您不要太担心,睿王府里还有很多的奴才伺候,现在不比小时候,他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就不要这样担心了!
    她不提这一句还好,提这一句,云倾更加心烦,云倾瞪着眼睛望着蕊儿,十分生气的说道:睿王身边有谁伺候,她那个睿王妃吗?那是个善茬吗?她会伺候好睿王吗?本宫又怎么能放心?
    蕊儿闻言一滞,半晌无语,只是紧紧的皱着眉头。
    云倾瞪着眼睛,又十分不高兴的说道:睿王府的那些奴才,本宫可都不放心,他现在被送回自己府里,本宫又见不着他,又不能出宫去见他,娴妃现在还在安乐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若是娴妃在他身边伺候着,本宫也能放心些!
    正说话间,浅紫从外面走进来禀报道:娘娘,娴妃来了!
    云倾闻言大喜,有些激动的说道:真的吗?紫茉来了?她的疫病已经好了?
    浅紫赶忙点点头,说道:是啊,娘娘,娴妃已经完全好了,现在就在咱们未央宫的大门口等着呢!
    云倾赶忙道:快,快请她进来!
    是!浅紫很快就退下了!
    云倾赶忙在最上首端正的坐下,不一会儿,就见夏紫茉娉娉婷婷地走了进来,对着她微微屈身道:臣妾给母妃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云倾赶忙虚扶了一把,含笑说道:快免礼,坐下说话!
    谢母妃!夏紫茉依言在云倾的左手边坐下,微笑着望着云倾。
    云倾的眸底闪过怜惜,仿佛凝聚有淡淡的水雾,有一圈一圈的涟漪dàng漾开来,云倾依依说道:孩子,这段时间,真是苦了你了,这疫病可是很折磨人的,你一定吃了不少的苦吧,看,都瘦成什么样了,看着真是让人心疼,不过,现在母妃能看见你平安的归来,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夏紫茉微微一笑,满是感激的说道:母妃,臣妾已经完全大好了,您可以不用担心了!这一次,多亏了母妃的照顾,臣妾才能平安地从安乐堂里出来,臣妾心里说不出的感激,您真是像臣妾的亲生母亲一样好,一样的疼爱臣妾,臣妾实在是太感动了,不知道要怎样回报你才好?
    云倾抿唇一笑,亲切的说道:傻丫头,你是本宫的儿媳妇,本宫原本就是将你当成女儿一样看待的,自然疼爱你,这些都是应该的,只要你好,母妃就放心了!
    夏紫茉点了点头,又说道:母妃,这段时间,你可还好?
    云倾温柔的笑着,说道:母妃没事,一切都和原来一样!
    夏紫茉微微抬眸,反she着阳光,仿佛氤氲着水珠,幽幽绵绵,她道:这段时间,臣妾没有来和母妃作伴,母妃该闷了吧!都是臣妾的不是!
    云倾闻言,心头闪过感动,微微摇了摇头,依依说道:你这傻孩子,自己病着,还想着母妃!唉,最近是多事之秋,睿王因为一些事qíng,现在被你父皇罚在王府里,每天都得跪呢!
    夏紫茉闻言,双眸一亮:王爷回来了?
    云倾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但是被禁足了,母妃也看不到他!
    夏紫茉闻言,微微皱起秀眉,问道:怎么会这样?王爷前去江浙一带赈灾,不是应该有功吗?怎么会被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云倾就将事qíng的来龙去脉给夏紫茉说了个大概。
    夏紫茉听后,眼神也有些闪烁不定:这件事qíng,确实有些复杂,睿王妃做的事qíng,臣妾也不好做出评论!
    云倾冷冷一哼,重重的说道:薛氏是什么为人,你不用说,本宫也知道,她在王府做了哪些手脚,也逃不过本宫的眼皮子,这一次,她是自作自受,没有什么可怜的,本宫是不会怜惜她的,可是她连累了承佑,本宫的心里就十分的不痛快!她是承佑的妃子,却一点也不为丈夫着想,本宫想起来就生气!那银子原本就不是承佑收下的,你父皇偏偏要怪在他身上,不管本宫如何说,你父皇都只当是本宫在包庇承佑,根本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本宫只好托夏相去说qíng,但结果还是这么不尽人意,本宫也无可奈何,本宫已经尽力了!
    第766章 懂事
    夏紫茉闻言,长长的叹了口气,但是,她很懂事的调整好自己的qíng绪,摆出一抹合适的微笑,对着云倾有些感激的说道:臣妾知道,母妃最疼爱的人就是王爷,王爷自己也是知道的,母妃不用担心王爷心中有想法,他对母妃没有什么想法,他自然还是像以前一样孝顺母妃,若是母妃担心王爷身边没有人伺候,现在臣妾已经大好了,这就立刻回王府去陪着王爷。一定会将王爷伺候好,不让母妃担心,臣妾会一直陪着王爷,跟他说话解闷,安慰他,开解他,一刻也不会离开他,请母妃放心!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