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尽帝王宠 - 第5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6章 以毒攻毒
    就在审讯曦泽这日的下午,夏晚枫便拿着宗卷与一个方形的盒子,前往太极殿yù觐见晋帝。
    他远远地便望见太极殿前黑压压的跪了一片,jīng致文雅的五官,立时透出高深莫测的表qíng,他快步来到众人面前,惊道:哎呀恭王可真是厉害啊,就连朝中唯一的丞相都出动了。宋大人,您老一大把年纪了,怎么着也得注意身子啊!
    自从废太子事败后,原本任右丞相的徐大人也跟着倒了台,右丞相一职,至今仍然悬空,所以,宋秉国是如今朝中唯一的丞相。他虽然听到了夏晚枫的话,却仍然纹丝未动地望着前方。
    夏晚枫也不生气,继续与其他人寒暄:岳大人、风大人、白大人、夜大人你们都在啊!
    众人早已听闻夏晚枫将案子审砸了,只是不知他给曦泽加的是什么罪名,如今见他这番姿态,好似巴不得曦泽立刻倒台一般,便不屑与他寒暄,纷纷闻作未闻。
    这其中最气愤的便是夏晚枫的父亲夏恺,他屡屡给夏晚枫使眼色,却见夏晚枫皆视而不见,于是厉声喝止:竖子,闭嘴!
    夏晚枫闻言,仿若才刚刚发现自己的父亲一样,漫不经心道:太傅大人,您也在?随后,又对跪在最前头的众位王爷道,哟,众位王爷都还跪在这里啊?!这都两天了,真是手足qíng深啊,下官这就给众位王爷见礼了!
    他边说边朝着众王做了一个揖,然而,不等其他人开口,便接着对昌王似笑非笑道:昌王殿下,您居然也在!您可真是宅心仁厚,恭王那可是将您当成眼中钉呢,您居然也跪在这里为他求qíng。您说,这全朝上下得多少人啊,那侍卫怎么偏偏就指证您呢?
    昌王面不改色,义正言辞道:我们兄弟一体,这其中必有误会!
    唉!我也是替你不值啊!您看看我手上这宗卷,这可是下官审理了一上午的成果!夏晚枫摇了摇头,道,这恭王啊怕是要倒台了!
    你昌王满心提防,仔细应付起来,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父皇圣明宽厚,定会赦免三弟!
    竖子,还不快快住口!夏恺再次出言喝斥。
    但是夏晚枫却不理会他,而是继续对昌王道:我夏晚枫自认不笨,可谁知道恭王竟会是谋逆之人!我就是想替他出头也没有办法啊!
    众人一听,夏晚枫给曦泽加上的罪名竟是谋逆,纷纷大惊,昌王亦是面色慌张:谋逆?这话从何说起啊?
    夏晚枫慢条斯理道:您在这跪了两天了,怕是不知道,我啊,给您透个信。外面的百姓都传恭王放箭she杀燕国七公主,是早已与燕国大将蒋复、霍原英商量好了的计划,恭王对他们二人许下高官厚禄,为的是策反燕国众臣,在晋国政治由于公主遇险而出现动dàng之时发动政变行谋逆之举!您想想,这一路,恭王厚待燕国众降臣,收拢了多少人心啊,前些日子,霍将军不是也前往恭王府拜访么?天晓得他们都商量些什么?
    如此荒诞不羁的流言听得众人个个目瞪口呆,良久惊怔难语。
    最后,还是昌王率先回神:放肆,本王看你这刑部侍郎的位置是坐得不耐烦了,竟敢如此危言耸听,回头本王定不轻饶!
    然而,夏晚枫仿佛没有听出昌王话中的怒意,依旧漫不经心道:王爷息怒,臣哪敢危言耸听?您看臣手中的这盒子,这证据可足着呢!话锋一转,他又突然转头望向旁边的齐王,道,齐王殿下,您觉得呢?
    齐王冷冷望着他,不置一词。
    夏晚枫没有等来齐王开口说话,却是跪在一旁始终沉默不语的宋秉国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气愤道:你这刑部侍郎如此血口喷人,颠倒黑白,待老夫求得皇上宽赦恭王后,定要好好参你一本!
    闻言,夏晚枫不再纠缠齐王,他走到宋秉国身边,温言劝道:丞相大人别发怒啊,我可没有冤枉恭王,虽然人证都死了,可物证还在,您看看这盒子,物证可都在这里头了。这人啊,一旦有了权,就会变,恭王战功赫赫,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你
    就在这时,夏晚枫的身后忽然传来呼天抢地的喊声:皇上啊,若是每一个立有战功之人到最后都要被扣上谋逆的罪名,试问天下还有何人敢为晋国而战?晋国何以实现一统天下的宏愿?
    众人惊讶得纷纷转过头望向出声呼喊之人,只见他一遍又一遍地高声重复刚才的话,言辞恳切,孜孜不倦。
    夏晚枫也定定望着那人:此人名唤许源,他并不是恭王一派,严格来说,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官吏,并不属于任何一派,此刻他如此呼天抢地地为恭王喊冤,莫非是想加入恭王阵营?
    就在夏晚枫沉思之际,晋帝身边的总管太监四喜来到太极殿前宣夏晚枫觐见。
    夏晚枫听到宣召,暗想刚才那人的呼喊,晋帝一定是听到了,遂神qíng自若地走进太极殿。
    第7章 峰回路转
    夏晚枫走进太极殿,行完礼后,便将宗卷呈上。
    晋帝望着宗卷,良久不语。
    夏晚枫觉得此时时机已经成熟,便站直了身子,一改之前散漫之态,正色道:皇上也觉得这宗卷不可信么?
    晋帝一怔,yīn沉着脸,盯着夏晚枫,静待下文。
    可是,外面的流言就是这么传的!若说恭王蓄意she杀公主是为了谋逆,怕是策反不了燕国众臣吧!燕国众臣作为降将来到帝京,已经是人人自危了,会听从他人的意见,牺牲他们尊贵的公主去谋逆?即便是成功了,后世之人又该如何评论他们?然而,事实是这些燕国降臣根本没有这样的本事。说穿了,他们不过是俘虏,帝京的军队比他们要qiáng上多少倍?他们有什么筹码赢得此战?恭王把他们都当傻子吗?如今,燕国众臣不仅没有反,他们还写好联名奏折,托臣jiāo予皇上,请求皇上严惩恭王,那么,恭王谋逆一说岂不是不攻自破?若说恭王she杀公主不是为了谋逆,那么,恭王此举只会激起群愤,自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他有什么理由这样做?所以,臣认为,此事绝非恭王所为,定是有人从中作梗。皇上,燕国降臣的联名奏折在此,请过目。
    晋帝看了看那封奏折,脸色稍缓。
    随后,夏晚枫又呈上一个盒子,道:臣负责审理此案,这是今日恭王托臣呈给皇上的盒子。恭王说,这盒子里面的东西十分重要,务必要小心谨慎,且不容许皇上之外的任何人翻看!
    晋帝打开盒子,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叠字迹清晰的纸。他取出最上面的一张纸,发现纸上写的是恭王在攻燕之后,进攻夏国与萧国的全部计划以及人员安排。他看着看着,便渐渐入了迷,接着不断地从盒子中取出那些纸,一张一张仔细斟酌,直到最后,他取出的不再是一张纸,而是虎符!
    晋帝凝视着手中的虎符,耳际开始回dàng太极殿前的高声呼喊:皇上啊,若是每一个立有战功之人到最后都要被扣上谋逆的罪名,试问,天下还有何人敢为晋国而战?晋国何以实现一统天下的宏愿?
    一遍又一遍,直至深入他心灵的深处。
    次日,晋帝宣布了对曦泽等人的最后判决。
    第一,恭王误伤燕国七公主,令其回府闭门思过一个月。
    第二,收回恭王的虎符与威武大将军、兵部尚书二职。
    第三,晴淑妃教子无方,禁足半个月。
    与此同时,晋帝还颁布了一道圣旨:擢刑部侍郎夏晚枫为刑部尚书,继续追查骑she一案。
    曦泽走出监牢那天是个大晴天,天空蔚蓝如洗,一望无垠,由于长久的昏暗,一时之间眼睛还不适应,曦泽微眯着双眼迎向阳光,数屡光晕带着略微眩晕的感觉幽幽拂来,晃得人眼几乎睁不开。
    夏晚枫站在他的身边,低低唤道:王爷
    曦泽转头望去,微笑道:晚枫,这一次真是辛苦你了!
    夏晚枫淡然回道:其实臣并没有做什么,不过散播些流言,替王爷传递了些东西给皇上!说到底,皇上之所以会将王爷放出监牢,是因为皇上还很需要王爷!如今,夏国不过是暂时休兵,萧国依旧对我国虎视眈眈,朝中最善战的仍是王爷!不过淑妃娘娘似乎动用了一些手段请动了何皇后来替王爷说qíng,这一点也很关键!
    曦泽闻言,惊讶不已:何皇后竟愿意为本王求qíng?!你可知母妃向她开出了怎样的条件?
    夏晚枫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
    提到何皇后,曦泽立即想到云倾,略带急切的问道:对了,公主现在如何?
    夏晚枫如实答道:祈夜已经为公主解毒,公主已经平安转醒,只要再休养上一两个月,公主就能痊愈,请王爷放心!
    放心曦泽淡淡喃喃念着这两个字,无限忧愁与落寞涌上心头,他淡淡叹道,这一次,本王中了圈套误she公主,连累公主蒙此大难,甚至差一点就丢了xing命,如何能放心?这几日你与祈夜可有追查到什么线索?究竟是谁在暗算本王?
    夏晚枫凝起眉头,答道:祈夜检查过箭矢,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侍卫和钱总管都莫名死在了监牢中,本案目前还没有太大的进展!
    曦泽蹙起眉头,分析道:原来的刑部尚书是齐王的人,重要的人犯突然死在了监牢中,这原来的刑部尚书若说一点gān系也没有,怕也没有那般清白!
    王爷怀疑齐王?
    难不成还是昌王?曦泽满含深意道,虽然侍卫那天指证了昌王,但很显然是幕后凶手想要挑起本王与昌王之间的龙虎之争,以便夺取京畿兵权,晚枫,你的追查方向可不能出现失误!当然,赵王与煜王也不见得没有半点嫌疑!
    夏晚枫拱手道:还请王爷明白示下!
    曦泽细细思量了一会儿,冷冷道:那个背叛本王的刑部员外郎贺迪,你去查查他暗中在与谁来往,没准就跟原来的刑部尚书混在了一块!若是如此,骑she之事多半就是齐王所为!
    夏晚枫闻言,双眸中闪现出一道jīng光:是,还是王爷看得透彻!
    对了,母妃那边,父皇可有牵连?曦泽接着问道。
    夏晚枫似有些不忍,道:皇上下旨,以教子不善为由,禁足娘娘半个月!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