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天神没羞没臊的日子 - (H)误入结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元沅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闯进了这个黄色的空间。等她睁开眼睛,灰蒙蒙的,满眼都是金黄的稻谷,一眼望不到。
    她就站在田坝上,一脸懵地吹着风,穿着粉色小短裙,两条白腿光溜溜、赤条条地暴露在风里,很快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记得她分明是跟室友在郊外野炊,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人都不见了,只留下她一个人,走着走着就到了田里。
    元沅又走了几步,踮着脚向着远处张望,可是稻谷实在是太大了,颗颗饱满的稻谷硕大无比,上面还有几滴精英的蜜露,看得人着实心痒。
    她忽然想起了她的男神,学校的风云人物,下一届学生会会长的候选人,那位一米八,听说经常出没于各大健身房,不知道脱下遮羞布,会不会比这植物还大呢?
    元沅回过神,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不由得双颊通红,掏出手机找不到信号,只好低下头继续找路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一座茅草屋,屋前晒了满满一地的稻谷,屋后传来有节奏的捶打稻谷的声音。
    “有人吗?”元沅大喊一声。
    捶打稻谷的声音停下来了,一个身影逐渐出现,是头发灰白,佝偻着背的婆婆,满脸皱纹,却说不上慈祥:“你来这里干什么?你怎么进来的?赶紧出去!”
    元沅被吓了一跳,赶紧解释:“我是不小心进来的,我也想赶紧出去,可是不知道从哪里走。”
    那婆婆指了指田坝上的一条小道:“一直往前走,你就能出去了!”
    说完,也不管元沅有没有理解,转身就要走,元沅的“谢谢”刚到说出口,突然出现一棒槌,把那颗脑袋锤得血肉模糊,老人随即倒地。
    元沅愣在那里,抬头一看,那人满头灰白,眼角有几天皱纹,看上去年纪很多,胡子也是灰白的。
    可偏偏身材魁梧,乍一看似乎有一米九左右,两条胳膊比大腿还粗,握着棒槌的手肌肉紧绷,蓝色的衣袖上还沾了一点血迹。
    杀人了吗?
    元沅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的眼睛已经盯上她了,并且迈着腿向她走来。
    这人是凶手!
    元沅一边心里大喊,可是两腿一软,怎么也挪不动,而且后背也没有力气,全身都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完完全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救命……
    元沅眼角划过一颗眼泪。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你放我离开,我不会……不会……”
    话还没说完,元沅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口了,那人直直逼到了眼前,并且举起了棒槌,眼看就要对她下手。
    但是,不行!绝对不行!
    她不要不明不白地死去!
    元沅紧闭双眼,猛地跳到那人身上,双手环抱着那人的脖子,柔软的双唇堵住那人的嘴,软糯的舌头紧张地、小心地撬开那铁片一般的嘴唇,与里面的舌头缠绕在一起。
    得空了,她用手拉过那人的手,拖住可爱的小屁股。
    元沅穿的是短裙,动作一大就容易暴露,此时,她的妹妹凉凉的,而她屁股上的手掌,却火热极了。
    此时,嘴上的力度就更大了。
    元沅狠狠地缠绕,根据以往的经验慢慢引诱对方迎合自己,突然,她耳边响起棒槌落地的声音,柔软的小腰上多了一双大手,她知道,她可以活下来了。
    还不能放松。
    元沅整个人已经落入了那人手中,火热的手掌游离在她的下身,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东摸摸,西捏捏,一会儿,元沅也跟着火热了,身下的小口也口干舌燥,不自觉地在那人怀里扭动起来。
    这时,元沅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下身已经被一根火热的“棒子”抵住了。
    她又想起了掉落地上的棒槌,吓得更加卖力,几乎要吸光对方所有的力气,突然胸上一疼。
    她低头一看,有力的手掌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她胸前的布料,开始探索她胸前的柔软。
    雪白的两只小兔子蹦了出来,在手掌里欢脱地跳来跳去,元沅跟着呼吸向后一躺,后背被抓住,胸口忽然一热,灵巧的舌头已经开始和小兔子玩耍了。
    胸前的小葡萄湿湿热热的,一下子就挺立了起来,随着那变形的双峰动来动去。
    此时,下身已经翻起了滔天洪水,晶莹的露水在洞口看来看去,顺着粉红的缝流了出来,粘在挺立的棒子上,不断地摩擦着,发着热。
    “唔……”
    元沅嘤出了声,双手抱着脖子不停扭动腰肢,下体的嘴巴开始张合,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水的到来,张合的频率越来越快了。
    “求你……唔……”
    元沅趴在那人耳边,开始祈求对方的给予。双唇拂过他的耳垂,撩拨着,叫嚣着:有种的就进来!
    可是,那人却迟迟没有下一步,反手将元沅向后推,一口咬住她胸前的小粉珠,含在嘴里,不断地吮吸着。灰白的胡子有点扎,酥酥麻麻地划过雪白的肌肤。
    “啊!”
    元沅不自觉地叫出了声,可那声音柔柔弱弱,不知怎的像是开启了什么,一只手直接穿过下体的叁角内裤,在粉色的肉缝门口不停地抚摸。
    水连着手不断汹涌出来,那手突然换成了手指,找到了肉缝上的核芯,弹一弹,捏一捏,不停地缠绕,抚摸那肉核。
    小小的肉珠哪里经历过这样的折磨,很快就缴械投降了,直接打开了肉缝的最后一道阀门,引出了更多的水来。
    元沅贴着紧实的肌肉不断扭动,忽地想起男神,也许和男神春宵一刻也不如此刻舒爽刺激吧!
    突然,一根棒子顺着肉缝用力而上,把整个小口堵得严丝合缝,一下子拉回了出神的元沅,惊得她叫出了声。
    可是,当她正要迎合棒子扭动的时候,却发现棒子的头头堵在门口,似乎并没有想要进入,只是贴着肉缝前后摩擦,来回走动。
    “痒……”
    元沅再一次趴在那人耳边呢喃,企图让对方直接进来,可是说完以后,那人却轻笑一声:“想要?”
    元沅点着头,他却又说:“没这么简单。”
    说完,不等元沅反应,那人把她压在身下,放在晒好稻谷的堆上,细细的谷子从她的肌肤上滚落,大手一盖,谷子没有地方跑出去,与胸前的粉珠来回摩擦,而下身,聚集了更多的谷子,透明的水黏住谷子粘在肉核外面,每动一下,谷子就在肉缝、肉核外面滚动着。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