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1V1) - 第四章、我们昨晚做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早晨的微光穿透过白色的布幔打落进房间。
    顾烟歌张了张眼,右手扶着那嗡嗡作响的脑袋。
    她记得自己明明没喝什么酒才是,为何会有这么重的宿醉感。
    他们昨天做了吗?
    顾烟歌将棉被举至头顶,又突然想起,自己的第一次早在几年前被她那个性功能很有问题的初恋给抢走了。
    中途又遇过几个床上不怎样的男友。
    至于祈炎是怎么样,她喝醉了,倒也没什么印象。
    记忆只停留在那个纸醉金迷的亲吻。
    顾烟歌将视线挪向一旁,令她讶异的是,他还在。
    祈炎不是说过,晚上有事吗?
    顾烟歌伸手正要叫醒对方,但视线触及那双昨日朝她贴近的唇瓣时,柔夷便又在空中折了个方向。
    顾烟歌拿大拇指的指腹,摩擦着男人的唇瓣。
    比看起来的还要好摸一些。
    这是顾烟歌给对方那双薄唇的评价。
    祈炎被顾烟歌的动作吵醒,张眼就见那贴在他唇上的手。
    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
    这双昨晚朝他上下其手的小掌倒是挺好闻的。
    男人张开眼睛,朝顾烟歌漾起了笑靥。
    「老闆,起得真早。」
    顾烟歌并没有被发现的窘态,她自然的收回手。
    「你怎么还在这?」顾烟歌问道。
    「我不应该在这吗?」
    再怎么样也收了对方的钱,总不好把她一个女人丢在这不管吧!
    谁知道这个醉妇会不会跑出去发酒疯。
    毕竟这笔帐是记在他上司的头顶,他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
    「我们昨晚做了吗?」顾烟歌开门见山的问道。
    祈炎没想过对方会那么直接,他反而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你喝醉了。」
    「然后呢?」就不干她了?
    顾烟歌紧了紧眉宇。
    「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人吗?」
    她想回答是,不过想了一下还是作罢。
    这个问题她避而不答。
    祈炎抽着嘴角,见女人的表情便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我不做点什么当真对不起我自己。」
    顾烟歌歪着头,回答的理所当然。
    「我花钱不就是为了要让你睡我吗?」
    祈炎无语。
    他好像无法跟上对方的脑回路。
    顾烟歌的话,确有道理。
    「你希望我继续吗?」
    虽然他好像知道答案,不过为了礼貌,他还是问一下。
    「继续。」
    祈炎轻笑,果真如他所想的那样。
    他翻过身,将女人压在身下,昨日的经过排山倒海而来。
    他吼了女人一句什么,对方竟捂面,歇斯底里起来。
    具体说了什么,他没听明白。
    不过从对方含煳的话语中他还是隐隐约约听见了些什么。
    关于生病啊!关于家人之类的。
    这女人果然是神经病吗?
    不过他可以接受她的女神??经。
    细细密密的吻,落在了顾烟歌的唇,一路蔓延至颈部、锁骨。
    大掌利索的解开衬衣的扣子,将里头被胸衣托的高高的奶球放在了手中把玩。
    祈炎直接将手探进了胸衣之中,指间夹着粉色的乳首,轻轻的以指节滚动。
    蓓蕾在祈炎的挑逗中逐渐硬挺,顾烟歌轻哼几声,主动将身体送往对方摸着她雪乳的手。
    好舒服。
    她忍不住感叹。
    祈炎看着对方不加以掩饰的表情,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跟顾烟歌这样的女人做爱,确实感觉挺好的。
    祈炎伸手解开了胸衣的扣子,将黑色的遮蔽物丢置一旁。
    埋首沉浸在带着奶香的双乳之间,如同虔诚的信徒膜拜着。
    他张口含进了一边的奶头,另一边则是由大掌轻轻揉捏着。
    顾烟歌的双乳触感极好,丝滑细緻,如同上好的昂帛般,他爱不释手的搓揉着,大掌顺着好看的腰部线条,直直往下。
    他褪去了黑色的包臀裙、褪去了黑色蕾丝内裤,连带着撕碎了那双黑色的透肤丝袜,光洁无毛的叁角地带毫无保留的裸露出来。
    是个白虎。
    祈炎感到惊喜。
    此刻他已经俯跪在顾烟歌的腿心,准备亲吻她泛着晶莹花液的小嘴。
    他有多久没有主动替女人服务了呢?
    祈炎已经忘记了。
    会所中出入的那些女人多半在进房间前便已经底裤全湿,他只消草草的做个敷衍的前戏,只管进入、只管进出,只管着想方设法让这一炮结束的快一些。
    顾烟歌的阴部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没有任何腥气。
    祈炎垂下了他的头颅,伸出了舌尖,刮弄着粉色的肉缝。
    女人高亢的呻吟,与捲起的脚趾一同动作。
    祈炎抬眼望着那浑然忘我的女人,嘴里的动作没有停下,反而越来越快。
    他灵活的舌尖探进了顾烟歌粉嫩的肉穴里头,在瑰红的皱摺处中翻腾,一下一下深入里端,将那尖锐拔高的音色带至颠峰。
    「祈炎,好舒服,我还想要,啊??」
    祈炎将舌头收回,改用上手指。
    将食指插进了顾烟歌微微开阖的穴内,朝着鼓胀的媚肉轻压。
    顾烟歌高高仰起的鹅颈,舒服的都要找不着北。
    而这都还只是前戏。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