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同人]淦!金主他和我有仇 - 第29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却在此时,忽闻一声巨响,大门被人直接从外间撞开了。
    第18章 一决生死
    或为恩主捐躯,或为信仰殉难,或在圣像脚下埋骨,或在权杖之下殒灭,这将是他最后的归属,也是唯一的出路。
    龙王太子来见父亲之前,已做好准备要坦白三件事情,第一件,在还不知道李云祥就是哪吒转世的时候,他们已经相识多年;第二件,知悉往事,确认对方的身份之后,他也曾几次三番试过杀他,但都无功而返;第三件,哪吒是哪吒,李云祥是李云祥,他们不一样。
    只不过,现在什么都不必再说了,在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摆在他面前的就已经不再是对错,而只剩下选择……不,没有选择了。
    身为人子,生养之恩未能报偿,三千年间又蒙再造;身为人臣,他是东海龙宫的三太子,父王于他既是恩主,更是圣君。
    父亲不会错,无论他做了什么。
    即便他真的错了,作为儿子,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的错误捍卫到底。
    幸好还没有答应他,幸好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李云祥,如果你懂我,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停在二楼入口处的摩托车,喷火的排气管还在嗡鸣震颤,扎进墙体的火尖枪离面前那个傻眼的黑衣保镖距离只有半寸不到,算他倒霉,李云祥刚在外面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事情,一时没忍住失手打了他,他掰过保镖那张调色盘一样的花脸,再三确认,皮肉伤,不要紧,大概只用找他主子报一笔医药费。
    他拔出墙里的兵器,翻身从走廊上一跃而下,如果说他和体内另一个人的元神能够有哪怕一时半刻的和解,那么时机一定就是现在,因为他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想杀人。
    不是因为龙王劫走了全城的水,不是因为他要修炼龙珠争什么封神排位,是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是真心实意地希望东海能恢复往日的繁荣,希望东海市的人能活得更好,那个人一定就是他面前这个面对问题只知道竭尽所能拼命补救,到头来却一直被亲生父亲蒙在鼓里的德家三公子,又或者说一心想要得到君父的认可,却偏偏拗不过本性,无时无刻不在为难自己的龙王三太子。
    他将东海视作家园,为它殚精竭虑,为它左右逢源,分明天生贵胄,却甘心堕入泥沼,不惜连头角逆鳞也一并玷污,妄想凭一己之力在这乱世之中取一方安宁。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这些年他为东海市花费了多少精力,付出了多少心血,李云祥看得一清二楚。
    可现在,他的亲生父亲却三言两语,将他过往所做的一切全盘否决,甚至还堂而皇之地说出,东海市有今天,全是拜他东海龙王所赐。
    敖广太不解他的儿子了,敖丙将父亲当成信仰,视作神明,事事言听计从,所求不过父亲的一句赞同夸奖,龙王却仗着养育之情,再造之恩,急功近利,好高骛远,抱着根本达不成的云霓之望,对亲生儿子肆意指摘,百般挑剔。
    怎么不干脆难为死他算了!
    红绫当空卷来,李云祥猝不及防被法宝困住手脚,宝物固然不识旧主,但少了元神加持,法力却也大打折扣。
    猴子挺在地板上,笑嘻嘻幸灾乐祸,“看吧,这红绫果然困不住他。”
    龙王见来人当真挣脱法宝,三千年前南天门外揭鳞之痛还记忆犹新,龙王自知不敌,不觉心生退意,“龙珠不在我身边,还是先避了吧。”他看了身旁的儿子一眼,“走。”
    父亲的命令,便是天降法旨,敖丙尚未来得及思考,身体已经听命提起了步子。
    但一个无路可走的人,又能走到哪儿去?
    离开这里,他势必要向父亲坦诚,坦诚他对杀身仇人心存不忍,坦诚他瞒着父亲纵容走私,坦诚他无法眼睁睁看着东海因为缺水而变成一座死城。
    只要想一想父亲听到这些事情时的眼神,他便觉得不寒而栗,胆战心惊。
    冷汗钻出毛孔,心脏卡进咽喉,眼神溢出恐惧,嘴唇无声颤抖,他苦心营造的一切都成了伪装,这一刻他不再是人前风光无限的德家公子,也不再是水族信任爱戴的龙王太子,只是一个懦弱胆怯,畏畏缩缩,被恐惧役使的可怜虫。
    经过大场面的德老板,是连撤退都务必声势不减从容不迫的,可身后脚步错乱方寸大失的儿子,竟像个失心丧志的游魂一样,直接撞在了父亲宽阔的后背上。
    龙王顿住脚步,回身怒不可遏地骂了一声,“废物。”
    李云祥心头一跳,他不知道世间做父亲的是不是都是这样狂妄自大又骄傲自私,惩治不了旁人,只会在子女面前耀武扬威,稍有不合心意之处,便以爱之名请出那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口口声声歪门邪道,口口声声废物,就因为血脉至亲割舍不断,就因为养育之恩至死难还!凭什么!
    龙王太子知书达理,至纯至孝,不像他,起码还敢跟老李拍桌瞪眼,大呼小叫,眼前这人能干什么呢?他什么也做不了,含垢忍辱还得心悦诚服,越是感恩戴德,越是逆来顺受。
    李云祥恨自己什么都明白,却不能替他分担半点苦楚,更恨他谦谦君子,深人雅致,背着一身镣铐现在还不知道争天抗俗。
    最后一块遮羞布被父亲当众揭下,敖丙本以为他无论如何也受不了这般屈辱,但却意外得如释重负,父亲终于把真心话说了出来,他也不必再一味逞强去做那些他怎么努力也做不到的事情,不用再自欺欺人继续修炼,不用再强打精神与人类周旋,不用再费心伪装,好叫自己看起来能和那个愿意同他千年万年一路前行的人有一点点般配的样子。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