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同人]淦!金主他和我有仇 - 第1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BL同人] 《(哪吒重生同人)淦!金主他和我有仇?》作者:麻辣烫多醋【完结】
    文案:
    在淡水紧缺的东海市,没有正经工作的货运小哥兼地下摩托车手李云祥,为了市民的正常生活以及个人的英雄理想(大误),在德兴集团三公子敖丙的默许支持下,走上了行侠仗义走私淡水的道路,原以为能抱着金主大腿,舔着金主的盛世美颜爽歪歪地混一辈子,没想到爱情来得像闪电一样突然,更突然的是,正在他纠结如何跨越地位的差距与身份的障碍成功上位,收获和金主甜甜的爱情时,他成了哪吒……
    敖丙:哪吒,此仇不报,我枉为龙王三太子!
    李云祥:哪你大爷!你瞎啊,我是你家娇娇!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云祥+敖丙 ┃ 配角:东海市众人 ┃ 其它:哪吒重生
    一句话简介:李娇娇攻略东海富二代
    立意:做自己
    第1章 钢铁玫瑰
    “我说过,再有下一次,就打断你的腿。”
    李云祥总觉得喜欢按他脑袋的那个保镖长得像个歪嘴王八,喜欢拧他胳膊的那两个动不动就翻眼珠子,好像沙滩上缺水的黄鳝,至于面前说话的这个,是德兴集团的三公子敖丙,今儿不是他第一回 被抓,也绝不会是最后一回,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更何况是他这种提着脑袋干走私的。
    他使了个巧劲儿,甩开那两个扭着他胳膊的黄鳝保镖,脸贴在坚实的红木办公桌上,朝后瞟了眼还死按着他后脖颈不松的蠢王八。
    “你们先下去。”
    王八听见少爷发话,不情不愿地瞪了眼被他抓住的小子,知趣地领着手下退出了房间。
    李云祥松松肩胛骨,揉了揉差点被人拧断的脖子。
    隔着一张大桌,德家三公子好整以暇坐在面前,嚣张的眉眼,跋扈的姿态,从头到脚浑然天成的贵气逼人,贼他妈顺眼。
    李云祥绕过沙发,熟门熟路转进浴室,果然瞧见浴缸里水还温着,他大咧咧扒光了衣服,还不忘回头冲主人咧嘴笑,“借你的水先洗洗,老子都一个多月没洗澡了。”
    敖丙身上的浴袍未干,额前一缕银发还在滴水,胸前敞露的肌肤白得近乎透明,主人离开座椅,端着一杯加冰的威士忌慢腾腾走到浴室门口,“你当这里是自己家啊?”
    已经被用过一道的洗澡水还带着主人身上的香气,李云祥在久违的清水里撒了一通欢,没脸没皮一面搓灰,一面忝着脸实话是讲,“我倒希望是我家,可我没那个命啊。”
    主人嗤笑一声,嫌弃地瞥了眼他边搓边掉泥的胸脯,转身走回客厅,站在硕大的落地玻璃窗边,望着东海市灯火辉煌的夜景。
    李云祥洗完出来,湿漉漉的脑袋甩了主人一身水珠子。
    敖丙膈应地蹭了一下脸,“怎么不脏死你呢?”他说着急于跟对方拉开距离,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
    李云祥跟上主人的脚步,“我的三公子,别人不知道,你不知道城里的水有多金贵?吃都不够,还舍得拿来洗澡啊?”他伸手拿过主人放在茶几上的酒杯,上好的威士忌,仰头灌得一滴不剩,一口好牙把浸了酒的冰块嚼得嘎嘣响。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真想让我打断你的腿。”
    李云祥是不怕被人打断腿的,况且要打早打了,德家三少爷的脾气他摸得门儿清,你要跟他顶,那事儿没完了,对付这人吧,没别的法子,就得哄。
    他凑近了些,只觉一丝清冽的冷香自鼻端蹿入肺腑,李云祥问起重要的事,难得正经,“淡水每天的供应量不能再多了吗?”
    男人仰靠进沙发里,“父亲给我的水量也很有限,我负责的区域不算大,每月用水的缺口却最大,你们做的那些事情,我已经睁只眼,闭只眼了。”
    李云祥想起老李那副臭脾气,“你的数差这么多,你爹……骂你吗?”
    敖丙斜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记得,从前咱们这里也不缺水啊,小时候我跟我哥还在河里游过泳,捉过鱼,你说那么多大江大河,溪流湖泊怎么会在一夜之间都枯竭了呢?”
    敖丙另外拿了一只酒杯,给自己添了一口酒,“不知道。”
    “你们德家这么大的财力势力都查不到原因?”
    “我比你更想知道。”
    李云祥叹口气,“算了,算了,虽然少是少了点,起码每天还有得用。”
    “你大哥跟你说了吧,现在在严查走私。”
    “哪天不严查?”
    “这次不一样。”
    “好好好,不用干活我还歇了呢。”李云祥朝对方伸手,“我车呢?”
    “什么你的车,是我的车。”
    李云祥服服帖帖,“是是是,你的车,你喜欢的,就是你的,借我骑骑,成吗?”
    对坐的人扔给他一串钥匙,“滚吧。”
    他接住自己的车钥匙,瞧着对方似笑非笑的嘴角,突然想跟人商量件事。
    既然这么喜欢我改的车,不如干脆喜欢我算了,我都是你的了,要什么车没有啊?
    作者有话要说:  电影emmm不知道大家看了没,最近嗑到了这俩hhh,不长已写完
    第2章 乱世浮屠
    改装过的重机车在发动机的轰鸣中飞出华灯璀璨的富人街区,眨眼蹿入城市另一边纵横交错的暗巷,萦绕在肺腑间的一丝冷香渐渐被周围旧工厂的铁锈气,沟槽里腐臭的土腥气,空气里的汗酸,还有风中又苦又咸的尘土沙砾吞噬淹没。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