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她重生了 完结+番外 - 驸马她重生了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6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春风楼是京中颇有名气的酒楼,酒水菜式都相当不错,但原本他们定的位置并不是在这里——一群半大的少年,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好奇的,但可惜他们平日里课业繁忙,一个月三十天就有二十九天待在东宫读书,好不容易休沐回家也没时间在外面胡混。
    因此这一次机会难得,借着给宋庭饯行的机会,邓尤等人便想去些特殊的地方。也不打算做什么,长长见识便好,然而小公主跟来之后,一切便只好作罢了。
    明达完全不知道这些,宋庭也不知道,因此在众人失望可惜的时候,两人还能安心吃饭。
    这本没什么,不过满心失望的小伙伴们总要找点事,于是便有人冲着宋庭举起了酒杯:“阿庭也十六了,不知酒量如何?我听父兄说过,军中之人大多豪爽,要在军中混得下去,得打得过他们,喝得过他们。如今你将去四营历练,且让咱们看看你酒量如何?”
    宋庭也听说过类似的话,但却不以为意。打架喝酒这种事,虽利于军中结交,可她又不是从底层小兵做起。她是定国公世子,没必要主动迎合什么人,要立足靠脑子和拳头就够了。
    可宋庭不接茬,其他人却不肯放过她。原本去不了秦楼楚馆长见识,众人正闲得无聊,现下见着有人想灌宋庭酒,自然也有的是人起哄凑热闹。
    明达不知道宋庭的身份秘密,因此也从不拦着她与众人交往,这会儿碰上灌酒的事也没太在意。因为在她心中,男儿会饮酒是正常的,而她的阿庭哥哥虽然看着单薄瘦弱了些,但无论文采武功却都是眼前这些人比不过的。想必酒量也是。
    宋庭最后还是没扛住劝酒,先说只饮一杯,可真喝起来又哪里是一杯能了事的。
    等一群人闹腾着吃完这顿饭,宋庭也被灌得晕晕乎乎,一张俊脸更是染满绯色。她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还捏着只酒杯,睁眼望着眼前杯盘狼藉的饭桌,目光却是发直。
    明达一看就知道,宋庭这是喝醉了,小心的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阿庭哥哥?”
    宋庭眸子动也不动,好似全没看见,也没听见明达的话。
    也怪宋庭酒品太好,喝醉了也不会闹,以至于她喝到这份儿上明达才看出她原是醉了。当下就不太高兴,起身一把拽住还提着酒壶的邓尤,不满道:“表兄,今日不是饯行宴吗,你们怎么真把阿庭哥哥灌醉了?我都没来得及跟她好好说话!”
    邓尤也有些醉了,瞪着眼睛看了明达好一会儿才认出她来,脑子却转不过弯来:“醉,醉了就回去休息好了,睡一觉,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明达没见过醉鬼,见状也是没脾气,气鼓鼓决定先送宋庭回家。
    所幸今日本就是宋庭离宫返家的日子,与邓尤等人吃饭的事也早与家中报备过,定国公府早早便派了车马来接。明达要送宋庭归家也不难,只需将定国公府的仆从叫上来,扶上宋庭送回马车,直接驾车将人带回家就好。
    只是事到临头,出于某种不好与外人言的独占欲,小公主并没有出去叫人。相反她亲自扶起了醉酒的宋庭,打算亲自将人送上马车,再送回家。
    值得庆幸的是,宋庭醉归醉,被明达扶着也能自己走。
    两人歪歪斜斜出了包厢,还在喝酒的邓尤盯着大门总觉得有什么要紧事忘记了。他呆了许久,想了许久,终于想起什么,忽然扬声喊了句:“阿,阿庭,记得送殿下回宫啊!”
    离开的两人有没有听到这话两说,就算是听见了,喝醉的宋庭显然也没办法送明达回宫。
    下了酒楼,又费了些力气,明达寻到定国公府派来的马车,便将宋庭送进了车内。车夫想要上前帮手都不行,只能看着比他家世子还矮一头的小少年亲自将人扶上马车,斟酌着开口道谢:“世子酒醉,多谢小郎君照料。”
    明达没与他客气,跟着宋庭便登上了马车,这才对车夫道:“我与她可不必言谢。”说完又道:“先送你家世子回府,等会儿再送我回家。”
    这是应该的,没什么好说,车夫答应一声就上前驾车。
    马车很快驶动前行,车厢里明达却看着宋庭走了神——自从登上马车,也不知是换了环境还是独处使人安心,宋庭一直强撑着的精神便松懈了下来。她闭上眼睛,倚在了车厢壁上,少了平日里的端方冷肃,整个人看上去都变得柔软起来。
    明达从没见过宋庭这般模样,尤其她此刻饮了酒,白皙的脸颊染上绯色,实在好看得紧。尤其那似醉非醉的模样,更是莫名让人觉得有些……诱人。
    小公主自小好美色,第一眼看到宋庭冲她笑,便因为宋庭是当时那些候选伴读中长得最好看的。后来再见,她被困在假山上下不来,愿意听宋庭的话跳下来,也是因为她长得好看。虽然时至今日两人的感情已经不是看脸来形容,但毫无疑问,小公主还是相当喜欢宋庭那张脸的。
    眼下看着宋庭与往日全然不同的模样,明达也不知是心动还是被蛊惑,竟是渐渐凑上前去。待到两人近得呼吸相闻,她动作顿了顿,见宋庭全无所觉,到底还是没忍住凑上前亲了亲她。
    明达不是头一回亲宋庭了,可这回不同,因为这回她偷亲的是宋庭的唇。
    软软的,带着些酒气,如果不是刚饮了酒,想必滋味不错……
    宋庭还是一无所觉,但等明达意识到自己刚做了什么,整张脸顿时红得比眼前醉酒之人还厉害。她猛的后退坐回原位,一手按住了心口,掌心下“噗通噗通”的心跳分外明显。
    然而还没等明达彻底平复好心情,马车却是停下了,车夫在外间提醒道:“世子,小郎君,国公府到了。”
    宋庭似乎听到了,眉头轻皱了下,不过最后也没能睁开眼睛。
    明达也不知是松口气还是如何,勉强压下了脸上热意,这才扶着宋庭下了马车。随后国公府中自是有仆从前来搀扶,这回明达却没插手,眼看着宋庭被人搀扶了进去。
    车夫等了会儿,直到自家世子入府瞧不见了,方才开口问道:“小郎君,不知该送您往何处?”
    明达这才收回目光重又登上了马车,轻飘飘吩咐道:“送我回皇宫。”
    车夫一怔,偷眼瞧了明达一眼,见她不似玩笑也不敢多问,默默将她送至了宫门外。
    明达出宫没带银钱,但回宫的令牌总还是记得带的,因此她入宫门没受什么刁难。只是偷跑出宫的事,自然是瞒不过自家父皇母后,于是小公主刚回长秋宫便被皇后禁了足。
    因着她此番胆大包天,皇后一气就关了她小半月。
    半月后,皇帝才见了明达,也没再说什么责怪的话,反而问她:“皇儿可有什么话,想与父皇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