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她重生了 完结+番外 - 驸马她重生了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6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公主很好哄,往往不等宋庭费心,她自己就能将自己哄好。
    可那是平常,今日骤然听到宋庭将要离开,想着今后再不能日日见到对方,明达心中的不舍与难过便不可自抑。因此哪怕宋庭费心哄她,明达还是忍不住难过,别过脸眼泪就落了下来,任由宋庭怎么哄都没用。
    这还是宋庭头一回见明达哭得这般伤心,而且是哄不好的伤心,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她也不能不离开,便只好承诺会时常入宫,不会忘了小公主。
    明达还是不舍难过,可同时她也不忍心让宋庭为难,只好勉强止住眼泪说道:“那阿庭哥哥你再送我只草蚱蜢吧,还要教我怎么编。”
    宋庭答应了。从八岁那年小公主闹脾气,她用草蚱蜢哄好对方后,这些年就没少送。
    两人下了马,宋庭轻车熟路的在校场旁的空地寻到了一棵棕树,而后选了几片合适的棕叶摘了下来。随后她便带着明达,寻了处树下的阴凉地,两人也不嫌脏就一齐盘腿坐下。一个开始教一个开始学,专心致志的模样,倒是将之前的不舍难过都冲散了几分。
    宋庭这些年没少教导明达,从读书到骑射,她都有手把手教过。明达也很聪慧,往往一点就透,直让人怀疑她为什么就听不懂学士们的教导?
    直到今日,宋庭才真正感受到了明达愚钝的一面。
    “不是,殿下不是往这边折,你弄反了,叶子应该是往另一边……等等殿下,这位置不对,你折错了。”宋庭一边说,一边给明达示范。可惜无论她示范得如何清楚明白,明达也还是一副没开窍的样子,手忙脚乱总也折不对。
    两人在树下折腾了一下午,宋庭一口气折出了四五只漂亮的草蚱蜢。至于明达,她就只折出了四五只乱七八糟的草团,最好那只也看不出草蚱蜢的雏形。
    宋庭看着明达摊开手心里那一团糟,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算了殿下,还是我折来送你吧。”
    明达有些脸红,忍不住懊恼的皱眉,正想将手中那一团糟的成果扔掉,结果在一旁溜达了半日的黑马忽然凑了过来,一低头便将她手里的草团吃了。
    马儿咀嚼几下,大抵是觉得这棕叶不好吃,嫌弃得摇头摆尾。
    明达顿时恼了,一把将黑马的脑袋推开,就听旁边宋庭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
    *****************************************************************************
    定国公很快给宋庭安排了去四营历练的事,禀告过皇帝与太子后,宋庭就能离开东宫开始新生活了。不过话是这样说,真要走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明达跟着宋庭学折草蚱蜢学了几天,可惜半点不开窍,磨得宋庭那般的好耐性也没了脾气。最后她终于决定放弃了,觉得还是乖乖的等着收礼物比较好。
    本来折草蚱蜢什么的,也只是一件小事,学不会也就学不会了。
    临走前最后一天,宋庭照例去了崇文馆,听完课后又与教导她多年的太傅学士们告别。等从崇文馆出来,明达还等在哪里,手里一如往日般拿着本书。
    宋庭好笑的走上前去,问道:“殿下今日又想问什么?”
    明达便将书翻开,如往常一般指着一处让宋庭讲解。
    宋庭也如往日一般,接过书本后耐心细致的与明达讲解了一遍,末了才道:“明日我便不来了,今后殿下听课时可要认真些,太子殿下也很忙,没时间与你重复的。”
    一句话揭开了勉强维持的平静,小公主脸上的轻松肉眼可见的消散,她难得闹起了脾气,别过头嘟哝道:“你都要走了,还来管我读书怎样。”
    宋庭被她这态度弄的好笑又好气,卷起书本便在明达脑袋上轻敲了一下:“殿下说得好似在为我读书似得。”说完这句,又补充道:“下次见面,我要考你的。”
    小公主抬手捂了捂并没有被敲痛的脑袋,眨眨眼倒是轻快起来:“那我等你来考。”
    两人又说了几句,气氛便好了起来,可惜走出没多远就遇上了邓尤一伙人——出身门第差不离,邓尤等人与宋庭的年纪也差不多,但各家的安排显然不同。宋庭是第一个离开东宫的,其余人还会继续留在这里陪太子读书,等将来太子参政,他们就会顺势成为东宫的属官。
    宋庭也给太子做了八年伴读,与东宫早就分不开。等历练过后太子参政,她大抵也会回到东宫做属官,届时统领太子卫率。
    如此这般,宋庭也就比起旁人多兜个圈子而已。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眼下宋庭要走,邓尤等人却是不舍的。邓尤当先上来就要去勾宋庭的脖子,可惜这么多年下来,他勾肩搭背的打算从来也没成过。
    邓尤抬起的手臂被躲开,早就习以为常的他也不恼,撇撇嘴便说起了正事:“阿庭你今日便要离宫,今后咱们见面就少了。我们刚与太子告假,太子也同意将这月休沐改到了明日,今日我们便一同送你出宫吧,顺便一起吃顿饭,算是为你饯行。”
    宋庭被他这话说得一愣:“饯行?我也没有要走很远吧。”四营就在城郊。
    然而邓尤才不理会,一挥手道:“不必多言,就这样决定了。阿庭你行李收拾好了吗?若收拾好了,咱们现在回去带上行李就可以走了。”
    宋庭听罢反应过来,这些人其实就是想出宫去玩了,至于给她饯行什么的根本只是借口而已。
    她好笑又无奈,但同窗多年又一起长大的交情,自然也不会拒绝。于是宋庭很快便被众人簇拥着离开,等她想起明达再左右四顾去寻,却发现小公主已经不见了踪影。她有些担忧,可不等她仔细寻找,就被众人推攘着走远了。
    宋庭的行李早就收拾好了,其实也不必她自己去拿,交代过后自有宫人回送去定国公府。因此一行人很快出了东宫,刚出宫门便瞧见了等在那里的太子。
    太子如今常跟着皇帝学习政务,来崇文馆的时间不比从前多了,今日特地等在东宫宫门便为了来送宋庭的。不过见面之后他也不曾多言,只拍了拍少年单薄的肩膀,叮嘱了一句:“阿庭此去,当保重自身,孤的太子卫率还等你回来统领呢。”
    宋庭躬身领命,又与太子辞别。
    太子深深看她一眼,而后摆摆手当先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