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她重生了 完结+番外 - 驸马她重生了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阅尽千帆的唐昭一点儿没将这小事放在心上,等薛氏反击过后,便打算将此事轻轻揭过了。却不料事情还有后续,唐家家主唐明东恰好回来了,正撞上她们。
    唐明东是个武将,生得魁梧,面上威严。他一来便简单了解了冲突,唐昭还以为这大伯要偏心自家女儿呢,谁料唐明东眉头一皱便训斥道:“谁给你们的胆子,竟敢来长辈面前放肆?!全给我去跪祠堂,跪满三个时辰,再回去抄家规。”
    都是娇滴滴的女儿家,跪满三个时辰不算轻了。尤其对面一拨人里不仅有那出言挑衅的庶女,也还有躲在背后瞧热闹的嫡女,唐明东一句话竟是全罚了,任这些女儿撒娇认错装可怜,最后也没有改变主意,还令人直接将女儿押走了。
    乍一看,这人相当公允,还安慰薛氏道:“小孩子不懂事,我会小心教导的,弟妹切勿放在心上。”说完又看了看唐昭:“阿昭身体确实单薄了些,我那里刚得了些好东西,一会儿就给你们送去。”
    薛氏倒不怎么与唐明东打交道,道过谢后也没耽搁,拉着唐昭便离开了。
    唐昭自然跟着走了,从始至终也只与这便宜大伯说了两句话,一句是问好一句是告退。
    一切看起来似乎很正常,但唐昭前世虽只活了十八载,见过的人却是不少的。她本能觉得唐明东不是那般公正无私之人,他对自己母女的态度隐隐有些古怪。而更古怪的是随唐明东一起回来的堂兄看自己的目光,那是一种纯然的嫉妒。
    自己一个丧父二房的孩子,在府中低调得都快透明了,有什么好嫉妒的?!
    唐昭是个敏锐的人,第二次回唐家,头一次见到唐家大伯,便隐约嗅到了异样的气息。只是一个小小的唐家,翻天了也就是家中那点事,她也并不太放在心上。
    作者有话要说:唐昭:等啊等啊等媳妇,其他不重要……个鬼!
    PS:求收藏,求评论,求花花~
    感谢在2020-05-0904:22:45~2020-05-1005:17: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帝织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章守株待兔
    休沐日唐昭被薛氏灌了不少补汤,抽空还跑出去溜达了一圈儿,简单看了看这座“阔别”十年的城池,也顺便打听了下这十年间发生的大事小情。
    大事上倒没什么,今上登基之后很安分,大部分国策仍旧沿袭了先帝的安排,安安稳稳完成了过度。如今还算国泰民安,边境偶有冲突,也在定国公等武将的镇守下并无大患。唯一值得提一句的是今上至今还没有皇子,而且自十年前那一场叛乱中受伤后,身体也不十分好了。
    唐昭曾给太子做过伴读,后来还差点儿做了他妹夫,两人关系其实不错。正经来说如果她身份没问题,十年前又没有死在叛乱里,如今她便该入了朝堂成为今上的左膀右臂了。
    知道皇帝情况不好,唐昭稍稍忧心,转而想到如今身份又觉无能为力,索性便放下了。
    至于小事上,唐昭打听了下曾经的亲朋好友,抛开八卦只谈现实,大家过得似乎都挺不错。除此之外尽管犹豫,她还是打听了一下有关明达的事,然后猝不及防就被狗血糊了一脸……
    据说明达公主与驸马青梅竹马,得先帝赐婚,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惜十年前先帝驾崩宫中生乱,驸马为救公主身死,公主殿下伤心欲绝,差点儿就跟着去了。而公主殿下之所以没有殉情,是因为在那当口发现怀孕了。孩子自然是驸马的,于是公主只好忍下情伤,生下了遗腹子精心养育。
    整个故事跟唐昭原本脑补得没多少差别,她只是有些不解:“据我所知,宋庭死时明达公主与她压根还没有完婚。她哪是什么驸马,两人哪来的遗腹子?”
    与她八卦的人听到质疑也不恼,举起手指摇了摇:“年轻人啊,这些天潢贵胄的事你哪懂?我听说公主与驸马成婚前还得派侍女去试婚的,就是看驸马行不行。可明达公主与驸马自幼感情深厚,哪里容得旁人插足,说不定就自己亲自去试了呢。”说着还挤眉弄眼一番。
    唐昭听完只觉额角抽搐,可面对世人的脑补,她这当事人一时间竟也不知说什么才好——试婚这事真没有,便是有,她们也折腾不出孩子啊!
    那人挤眉弄眼完,便又道:“不过明达公主与驸马感情是真的好,她也是个痴情的人。当年驸马身死时,她也不过刚刚及笄,如今十年过去了,堂堂公主殿下也没想过二嫁……不对,正经来说头婚都没有。只是明达公主自己说了,这辈子不会再嫁第二个人,所以大家才叫宋世子做驸马啊。”
    唐昭本来还满心腹诽,可听到最后一句,她放在桌上的手却不自觉攥紧了起来——她本能觉得这是明达会说的话,会做的事,可宋臻又怎么解释?
    还有她的身份,身死之后更衣收敛,曾经隐藏的秘密早该大白于天下了。
    目光恍惚了一下,唐昭原本还想打听一下这些年明达身边有没有出现什么人,可话到嘴边又觉得没必要问了。毕竟明达都说过不会二嫁了,哪还有什么其他人?
    溜达一圈,打听了不少消息,唐昭带着满腹心事恍恍惚惚回去了唐家。
    不巧刚进门就被人撞了个趔趄,她皱眉抬头看去,却正是昨日有过一面之缘的堂兄唐旌。唐旌撞了她也只是冲她挑了挑眉,还颇有些挑衅的说道:“七郎走路可要当心啊,别总恍恍惚惚想七想八。今日撞着我还好,万一撞着旁人可不会与你客气,还有你那小身板也经不得撞啊。”
    唐昭方才在走神,确实是没留意怎么撞上的,可对方话语眼神中透露出的恶意却是昭然若揭的。她眉梢只是微抬,也懒得计较:“我知晓了,多谢三哥提醒。”
    唐旌深深看她一眼,又哼一声,转身便走了。
    唐昭也不在意,继续抬步往前,没走几步遇见个小丫鬟,凑到她身边愤愤道:“三郎君好生不讲理,方才明明是他主动往郎君身上撞的。”
    小丫鬟是二房的人,被薛氏派来专门等着她的,说起话来自然对唐昭多有维护。
    唐昭也不意外,一个眼神示意小丫鬟莫要多言,然后便继续向着二房的院子走去。走了几步偷偷抬手揉了揉肩,说实话撞得还有些疼,现在的小身板也确实是太脆弱了些。
    觉得唐昭身体脆弱的不止是她自己,当娘的薛氏显然更甚。当晚又有补汤上桌,看得唐昭眼角直抽,心中甚至隐隐庆幸自己一旬只回来一天。否则就薛氏这看到点不好,就一天三顿的补法,唐昭真担心自己这小身板要虚不受补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