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她重生了 完结+番外 - 驸马她重生了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唐昭瞥了眼肩膀上的手,又顺着那只手看向对面的微胖少年,谨慎的没有开口。
    郑源见她如此也不在意,心情反而有点好,毕竟当了两年同窗,他这还是头一回搭上唐昭的肩膀还没被她嫌弃的躲开呢——人都有爱美之心,郑源就最爱美人,不论男女他都欣赏。于是在唐昭刚入书院时,他便一眼看中了,想着要与她结交做好友,可惜两年了都没什么进展。
    眼见着今日同窗情要有新突破,郑源心情很好的继续说了下去,带着劝谏:“唐兄,你可长点心吧,咱们书院就曾夫子最是严苛,你又不是不知道。如今得罪了他,十遍论语罚下来,还只给了三天,明日的休沐你还要不要回家了?!”
    唐昭垂眸想了想,便道:“没时间,明日便不回去了。”
    郑源莫名感觉被噎了一下,正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听不远处已经有人在招呼他离开了——明日是休沐,但今日授课已经结束,所以学生们其实今天就可以回家去了,后日清晨再回来书院便好。
    是时候回家了,别看大家读书时认真刻苦,但对于休假和回家也是人人期盼的。只是眼看着要到手的好友,郑源怎么舍得放弃,于是拉着唐昭便一同往外走:“走走走,咱们一起下山去,你家车夫肯定也等着接你回家呢,你就算不回去也得打个招呼的。”
    唐昭又看了眼郑源拉着自己胳膊的手,到底没挣脱。
    ****************************************************************************
    红枫书院在京城颇富盛名,占地面积也不小,整座山头都是书院的。学舍建在半山腰上,下来要走不少的路,而且正值休沐,这个点下山也是不少人。
    唐昭看着路上穿着同样学子服的那群少年人,恍惚间生出了一股不真实感。
    无怪唐昭一整日都是恍惚的,换做谁死去还有再睁眼的机会,而且一睁眼就变作了旁人,只怕都得如她一般的恍惚——这和投胎转世还不一样,她这一睁眼可不是重新投生做了幼儿,而是一来便是少年,顶了旁人身份去过旁人人生。
    好或者不好,唐昭现在也说不清,但至少回顾前世她觉得自己再不亏欠谁了,那么今生她便可以为自己而活……只是当务之急还是弄清自己的身份,以及将要面对的人生。
    想到这里,唐昭便伸手在自己胸口按了按,看上去的一片平坦下其实有绸布层层裹缚。
    这是一具女子的身体,但却出现在了学堂之中,正是以男子的身份安身立世。虽然唐昭自己对女扮男装这种戏码再熟悉不过了,可有着这样的秘密,显然也代表着某种麻烦。
    唐昭本能的讨厌这样的麻烦,可很多时候事情也并不由她选择……
    “唐兄,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走快走,下山去了。”郑源说着又要去拉唐昭,不过这回唐昭却避开了,她其实也不怎么喜欢与人亲密接触的。
    郑源对此略有失望,不过也习惯了,便不强求只招呼着唐昭一起下山。
    唐昭刚醒来不久,也没什么想法,便打算从善如流下山看看。
    走了两步,路过一书生,唐昭不经意的一瞥眼却怔住了——不是看见了熟人,也不是看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物,她只是刚巧看见了书生手中折扇的题款,上面写着庚子年辛巳月。
    唐昭还记得自己死时恰是庚寅年,如此一算,距离她身死竟是过去了整整十年。
    哪怕这十年于她而言不过是一闭眼再一睁眼的功夫,可忽然之间知道这事,她还是生出了几分恍如隔世……不,应当是物是人非之感。
    有什么压抑着即将爆发,唐昭抿唇蹙眉,不得不找些事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恰好此时她随郑源也快走到山门了,一抬眼便瞧见前面的人群中走出一个小孩儿。确实是小孩儿,瞧着还不到十岁的模样,较之周遭的同窗矮了不止两个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红枫书院不开启蒙,来读书的大多是有基础的少年,这般小的孩子还真是头一次见。唐昭见对方也穿着书院的学子服,便问郑源道:“书院里如今也与稚子启蒙吗?”
    郑源一听便知她问的是谁,一抬眼也瞧见了前面的小孩儿:“他啊,可不是寻常稚子。”
    唐昭看着那小孩儿脱离人群,一出山门便迎着辆华丽马车走去,当下眉梢便是微扬——她看出来了,这小孩儿身份确实不寻常,毕竟来接人的马车都堂而皇之的停在山门外了。这红枫书院多的是官宦子弟,可敢放肆来书院堵门的,又怎么可能是寻常人?!
    这样想着,唐昭也随口问了句:“怎么讲?你对那小孩儿很熟?”
    郑源摇头晃脑,看着“好友”的目光有些无语:“宋臻都来书院多久了,当初还闹得那般沸沸扬扬,你怎么就跟没听过似得?!”他抱怨一句也没多想,便道:“宋臻是定国公府的嫡孙,还有明达公主做母亲,这般的身份想进书院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再说这小孩儿你别看他年纪小,书读得可是不差的,听说书院里许多夫子对他都颇多赞赏呢……”
    听他说完了这句,唐昭才终于反应过来似得,竖起一手打断道:“你先等等。你说那小孩儿什么出身?他姓宋?定国公府?明达公主?还是嫡孙?!”
    郑源眨眨眼,无辜道:“是啊,怎么了?”
    唐昭终于皱起了眉,一脸疑惑道:“我记得定国公府的嫡出只有世子宋庭一人吧?”
    郑源当即就明白过来唐昭的意思了,有些唏嘘道:“是啊,宋世子虽说十年前就去世了,可明达公主对他却是痴心一片,至今也未另嫁。那宋臻就是宋世子的遗腹子了。”
    唐昭感觉脑子有些懵,头有些晕,郑源的每句话她都听见了,却都跟听不懂似得。她一直镇定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两分茫然,又下意识往宋臻所在的方向看去。却见那马车车帘拉开,敞开的车窗露出半张柔美侧脸来——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面容,哪怕隔着十年光阴依旧铭记于心。
    心口似被什么堵住了,唐昭只觉头脑愈发晕眩……这并不是错觉,因为下一刻她便觉眼前一黑,然后就在身边郑源的惊呼声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新坑,求收藏,求评论,求花花~
    第2章宋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