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荷 - 分卷阅读23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八岁之夜(5.肉欲,他玩的都是高级货)加更
    带着花香的风吹来,调酒师推过来了一杯绿橙橙的酒,碧荷接过,抿了一口,笑了起来。
    她喜欢这种,充满了小鲜肉的聚会。
    林致远天天趴体到凌晨两点才回家的快乐——她好像也感受到了一丢丢。
    大佬参加酒会,迟到又早退。
    林董事长走了一圈露个脸就已经足够,不必等到酒会结束,一行人已经出了酒店,车子早已经停到了门口。
    “爸你现在是回喻园还是?”
    林致远坐在后排,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发问。
    “回家。”
    父亲坐在位置上,声如洪钟。他侧头看了看儿子,“你呢?”
    “我要先去趟似水流年,张叔,你先送我去那边,”
    林致远吩咐司机,又给父亲解释,“我去接下碧荷,她还在那边玩。”
    老林总看看儿子俊美的侧脸,唔了一声,没有说话。
    儿媳妇的事,身为公公的他显然不方便发言。
    何况这个儿媳妇,他大体上还是满意的。
    家世清白,教师出身,性格柔顺,儿子喜欢,能生孙子——进门四年,已经添了两男一女。
    已经有八十分了。
    其他的都是小事罢了。
    “那你们今晚在外面住?”过了一会儿,他又问。
    “还是回喻园吧,”儿子说,“几个小的不也在家?”
    老林总又唔了一声。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孙子,男人在酒席上一直绷着的脸也慢慢放松了下来。车子外面的街道和灯光一束束滑过,车厢里静谧了一会儿,他又开始说话,声音颇为感慨,“清行昨天都会喊爷爷了。”
    清平也越来越调皮了。林家长孙早就已经自己会跑,一不留神就跑个没影儿——昨天儿子和儿媳把几个孩子带去了公司,儿媳一个不留神没看住,大的两个还你一下我一下的,把他放在茶几上的一份文件给撕成了条。
    都被儿媳打了小手手。
    两个小家伙嚎的声音震透了天花板,就连会议室开会的他都听见了。
    虽说隔代教育不好——不过他其实是不赞成对小孩子太严厉的。活泼是小孩子的天性,致远小时候他就一直是沟通型教育,从来也没动过手。
    “是啊好快。”儿子也笑,“Bella也要上幼儿园了。”
    男人唔了一声,又点了点头,嘴角微笑了起来。
    回家抱孙子。
    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助理拉开了车门,蹭亮的皮鞋落地。
    “那爸你先回去,不用等我。”他说。
    “唔。”有人回答。
    林致远进了酒店,按了电梯,站在门口等了半分钟,电梯没到,旁边却突然有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怯生生的,似乎又很温柔,“这位先生,请问——您知不知道去内滩怎么走?”
    男人挑眉回头,身旁什么时候过来了一个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模样,梳着两个长马尾,画着时下流行的幼幼妆,嘴唇嘟嘟,穿着一身改良后的学生制服,露出了雪白的小蛮腰。
    裙子大约也是“改良”后的,看起来极短,大腿已经往上十公分,看起来格外的肉欲——
    此刻她手里拿着手机,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这是什么?男人挑眉,低头看着还不及自己胸膛的小个子女孩——比梁碧荷还矮——这是Cosplay?
    这制服倒是不错,就是看起来质量太差,不知道有没有高级点的面料,改天买一套给梁碧荷穿。
    要说起来——高中的时候,他也没少干穿着校服的梁碧荷呐。
    往事总是让人怀念。
    那时候的梁碧荷,嫩的似乎一掐就出水。
    当然现在也“出水”。
    要不待会又去高中故地重游下?
    脑里转的极快,男人瞄了女孩一眼,又挪开了,“不知道,不好意思。”
    知道当然知道,就是不想因为这种明知故问的搭讪浪费时间。酒店大堂有引导员,门口还有门童,根本没必要来问他。
    要说助人为乐吧——妆太浓个子太矮,身材也一般般,这外形,清纯里有些低级的肉欲,能解决广大底层男性的自撸需求,可是离进他斗兽场的标准都还差了一截。
    他玩的可都是高级货。
    高级的是情欲,低级的是肉欲——这是他经手数千女人之后的佛学心得。
    各种场景的搭讪,他也已经经受太多了。
    没有新意,让人腻味。
    女孩子看着他,露出了一种委屈的模样,可是却又随即看向了他的身后,立刻换成了惊喜的表情,“哎呀季念”
    表情变幻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叮。”电梯开了。
    林致远挑眉侧头,几个穿着西装的身影已经过来,领头的正是季念,他容貌英俊,站在电梯门口停住了步,对林致远做了一个“你先进”的姿势。
    “Alan,你也来了。”
    季念笑着招呼林致远,瞄了一眼女孩,根本没有理会她的招呼的意思。
    “是啊。”林致远笑了笑,迈步进入了电梯。
    季念跟入,然后是他身后的几个助理。女孩站在门口,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跟进来——却被季总身后的几个助理有意无意的挡在电梯外。
    电梯门合上了,女孩的身影被隔绝在了外面。
    “68?”季念问。
    “嗯。”林致远点点头。
    “也不知道她们三在搞什么,”
    小插曲已经被丢在一边,电梯开始慢慢上升,小季总站在电梯里,显然也明白了林致远此时的目的。他只是笑,“昨天我妈还叫人去澳洲拉了一飞机牛奶——喝又喝不完,莫不是她们拿来泡澡用的?”
    林致远笑了笑,“有可能。”
    阿姨在美国也是作天作地,背后又有季家和罗斯家的雄厚财力支撑,她就算上天他都不吃惊。
    梁碧荷怎么糟蹋东西,他也都没意见——消费也是让货币重新进入流通环节,反正下一轮收割又会割回来。
    瞄了一眼旁边身形挺立的季念,男人喉结滚动,别有野男人就行。
    不过几句话的功夫,电梯门开了。
    一行人出了电梯,林致远一眼就看见了左边的6806。
    门口站着服务人员,几个少年背着乐器,正说说笑笑的被人带领着从另外一个通道离开,只余背影。
    心里一个咯噔,男人的视线跟随少年的身影,渐渐眯了眼。
    “今晚还有特别节目吗?”
    背上被人拍了一下,旁边响起了季念的笑声,“那我们来的可真巧。走,Alan,我们也去看看。”
    十八岁之夜(6.小命不保)
    6.
    “所以,你是越南和中国混血咯?”
    碧荷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看着白色浴袍的阿姨端着酒杯和调酒师调笑。
    “是美国,越南,和中国混血,”
    台上的乐手已经换了几波,调酒师还是这个——男人长的还算英俊,说话的音调虽然有些奇怪,沟通却完全无碍。他似乎也明白了这是什么场合,也明白了面前的这个女人才是这场豪门聚会的中心。
    “怪不得你这么帅,”阿姨笑吟吟的夸他,视线在他的胸膛上流连。
    “谢谢,美女你也很漂亮——”调酒师又耍了几个花式,调了一杯鸡尾酒轻轻放在阿姨面前,“这杯酒叫日出——现在,”
    他看着女人的眼睛,“我要把它献给,今天在场最美的女人。”
    “哈哈哈——”阿姨捂着嘴笑了起来,“你说话真有趣,”
    她接过酒抿了一口,又笑,“所以我就喜欢和你们这些小年轻说话——”
    “什么小年轻呢,”调酒师又调了一杯绿色的果酒递给了碧荷,又继续一边摆弄酒瓶一边和阿姨说笑,“看姐姐你的年纪也不大,怎么这么说我们呢。”
    “哈哈哈……”
    阿姨又笑了起来,花枝乱颤,东倒西歪。她倒在了碧荷肩上笑出了泪,“碧荷,他说我年纪不大——”
    “是不大啊。”
    脑袋晕晕乎乎,碧荷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两位是姐姐你的妹妹吗?”调酒师看了看碧荷,和另外一个俨然已经熟睡的女人,笑着发问。
    其实刚刚碧荷一直在喊阿姨——不知道他是没听见,还是故意装不知道。
    “妹妹?”阿姨摇摇头,又笑了扭头看碧荷,“碧荷你我妹妹吗?”
    碧荷笑了起来。
    “肯定是啊,”调酒师帮她回答,“你们年纪看起来差不多的啦。”
    “哈哈,是吗——”他的话太有趣,女人托着腮笑了起来,又看着他,“那你猜猜我们多大了?”
    “那我真猜了?”调酒师指了指树上挂着的气球,他摇头又笑,“姐姐我就说实话了哈,说错了你别生气。我觉得18肯定是不止的,我觉得吧,姐姐您得有——”
    男人看了看阿姨,模棱两可了一番,给了一个数字,“35?”
    “这位姐姐,”他指了下碧荷,又说,“能有25?”
    这人的嘴,碧荷看着他,笑了起来。
    阿姨大笑了起来。
    “我喜欢这个家伙,他好有趣,”女人似乎也有点醉了,脸颊通红。她扭头回去对一直默默坐在后边的女助理笑,指着调酒师,“待会他走的时候,给我单独包个红包给他。”
    助理站起身,过来听了话,看了调酒师一眼,点了点头。
    这句话调酒师也听到了,他说了谢谢,又问,“姐姐你们就是别人说的白富美吧?”
    “何以见得?”阿姨笑。
    “几个姐姐气质都很好——所以我猜几个姐姐肯定是那种白富美吧?也有自己事业的哪种?”调酒师笑,“生的也好——”
    女人摇头不语,只是笑。
    “那就是姐姐的先生厉害——”男人颇会察言观色。
    “我先生,”女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重复了一句,又笑了起来,“我先生——”
    她笑了起来,“我先生你可不能乱猜。猜错了没有奖励,猜对了还有惩罚——”
    这话反了吧?调酒师只当是女人夸张的醉话,笑着说了抱歉。他又耍了几个花式,酒杯里燃起了蓝色的火苗,然后把酒杯推到了两个女人中间。
    两个女人围着燃烧的火焰啧啧赞叹了一番,却是没人愿意尝试把它吞入腹中。
    夏夜的风清凉。月亮已经挂在了半空。月色和灯光混合,洒在了露台上。浅浅的笑歌声还在响起,酒已经过了量。手机已丢在一边,也早忘了今夕何夕。
    碧荷靠在椅子上,一直听着阿姨的笑声,自己也一直笑一直笑。视线迷糊间,她似乎看见露台那边又有一个人影走来。
    奇怪。
    酒精刺激之下,思维已经迟钝,碧荷顿了几秒,突然觉得,那个人影,身段颀长,人模狗样的,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慢慢抬起了眼皮,碧荷睁大了醉眼,看着这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她终于认出了人来,裂开醉笑了起来,“林,林致远——”
    喝多了酒有些大舌头,碧荷抬头看着他,伸手去抓他的手,又抬头对他笑,“你怎么也来了——”
    林致远来了诶。∮q.u.n`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qu
    男人慢慢的走过去,站在了她身边,低头看她,面无表情。
    手一抬,他躲开了她抓过来的手。
    只有三个女人没有男人的聚会——男人抬眼,视线扫过了衣衫不整的男性调酒师和台上的乐队。
    很好。
    视线落在白色的浴袍上,还有居高临下看见的那一截雪白的脖颈。
    更好。
    刚刚过来的时候他看得分明——已经喝到脸色发红,眼睛已经糊在了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笑得色迷迷的差点口水没留下来——
    棒极了的三人聚会啊。
    公众场合。
    男人咬着牙阴着脸,西装袖子下手指捏出了白印。
    “致远你来了啊,”阿姨似乎也喝高了,脸颊有些不正常的微红,看着他笑,“你来得正好,一起喝——念念?念念你怎么也来了?”
    “妈咪——”有个男人的声音似乎也很无奈,“不是三人聚会吗?您怎么还穿这样?”
    “是三个人啊?”女人笑,“这是我们三个人的浴袍趴啊!”
    “唉。”是男人无奈的叹气。
    “林致远——”
    酒精麻痹了感官,这边喝的醉晕晕丝毫不知道大祸临头的小鸟没有抓到他的手,还在伸手去扯他的衣服,一边仰面对他笑,“你也来,和我们一起喝——”
    衣角被抓住了,男人阴着脸,低头看着她,一声不吭。
    “啊!”
    在男人垂目不语的气场中,神经麻痹的女人眼睛突然不可抑制的睁大了,她看向他的身后,脸上还有不可抑制的惊喜,“是季总诶!”
    松开了捏着自己老公衣角的手,碧荷一把伸手拽住了从旁边走过的小季总的衣角,笑得花团锦簇,“季总你也来——了唔——”
    最后那个音节变形,是她面前的男人已经伸出了手,狠狠的捏住了她的脸颊。男人沉着脸,手指如钳,把女人的嘴捏得嘟起,已经成了鸭子形状——
    可是就算这样,这小嘴还在努力的一张一合,想要和她拽着衣角的男人打招呼。
    “多啦唔——”
    十八岁之夜(7.我为天意立过功)666
    7.
    梁碧荷要死了!
    竟然敢当着他的面抓别的男人的衣服!还对着别的男人笑!
    林致远沉着脸,左手紧紧的扣着她的脸颊,女人的脸都被他扣出了一圈白印,更远些的地方是一圈不正常的胀红。
    “啪!”
    是女人的右手来打他——就算已经这样了,她的左手还不肯放弃,死死的抓着另外一个男人的衣角不放。
    她抓得可是小季总的衣服!
    什么是幸福?现在就是幸福!
    她抓到了小季总的衣服!等她回去要和张为为炫耀——
    小季总站在她身边,离她好近啊。
    碧荷想笑,可是被人捏住了脸,林致远在她面前,还在瞪她——
    他出去玩,和这个女士那个太太说话,她从来不管的!
    女人酒意上脑,怒从胆边生,抬手又往他胳膊上来了几下。
    “林太,你好。”
    看了看她被人捏住的鸭子嘴,又看了看Alan十分不好的脸色,家教优良的小季总微微皱眉,低头看了看自己被人捏着的衣角——Alan的右手伸了过来,把拽着他衣服的手指头一根根的强行掰开了。
    恢复了自由,小季总礼貌的对着小两口点头笑笑,绕开她走过去了。
    “哦唔嗯——”
    眼睁睁的看着偶像离自己远去,嘴还被人捏着说不了话,手也被人掰开,酒意上脑的女人恼羞成怒,两手其下,一起去挠他。
    他到处玩她从来不管,她要和小季总合影——
    男人青着脸,躲开了她的乱抓乱挠,抓住她刚刚作乱的左手,抬手就啪啪两下。
    声音清脆,响彻露台。
    “啊!林致远你打我!”
    昨天打人,今天被打。手背被打得好疼,碧荷眼泪都要疼出来了,又伸手去抓他,“你打我——”
    “妈咪生日快乐,”
    季总的说话声从后面传来,笑吟吟的样子似乎没被这边的打闹影响,“连月——连月怎么睡着了?”
    “是啊,连月酒量差的很,一喝酒就睡的,”女人端着酒还在笑,又被这边小两口打闹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致远——致远?你打碧荷做什么?不能欺负女孩子啊。”
    “他打我!”
    脸还疼疼的,手背也疼,碧荷又往他的胸膛上来了两下,伸手来揉自己的嘴。本来就喝了点酒,又可能这里人多好壮胆,碧荷酒意上脑,不顾男人沉着的脸,又去挠他,“林致远你敢打我——”
    男人默着脸,又一下把她乱打的手捏住了。
    “节目这是刚开始?”
    小季总又看了这边一眼,又看了看穿着浴袍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熟的太太,他不动声色的往她面前一站,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又笑着说话,“还是我和Alan来迟了?连月睡着了就把她弄去卧室睡,我来陪您喝酒吧,妈咪?”
    “你们是迟了,”阿姨靠在椅子上看着儿子笑,“今晚的节目都要结束了诶。”
    女人想起了什么,又挑眉笑,“不过我也没请你们俩吧?”
    在椅子上挪了挪,她笑着看向两个“儿子”,“你们俩商商量量的跑这里来做什么?怕我把你们媳妇吃了?”
    “妈咪您这是什么话?”
    小季总看了一眼已经站到一旁的调酒师,视线从他敞开的衬衫上掠过,微微皱眉,又笑道,“我这不是怕连月酒量不好,您喝不尽兴,过来陪您喝酒的”
    “我才不要你陪。”女人笑,“这是女士之夜啊,你来陪我做什么?”
    理了理浴袍,女人喝完了杯子里的酒,又放下杯子站了起来。她看了一眼这边打闹的小两口,只是道,“你们来的正好。碧荷也喝的差不多了,致远你就带她回去好了——连月?”
    “连月酒量真不行啊,才喝了两瓶就醉了。”阿姨扭头看看,又自言自语。她自己起身往屋里走,又挥挥手,“我也喝多了,这个摊子交给你们,我去睡个美容觉——”
    女人想起了什么,又转身问儿子,“待会你爸爸是不是要过来?”
    “是的。”季念回答。
    “阿白要来啦,”女人笑了起来,脸上还有点欢乐的模样,“那今天就散场吧,我不送你们了。”
    女人挥挥手,竟然就这么丢下摊子斯斯然的走了。
    后方的助理开始上来清场。
    “啊?就散场了?这不还早嘛,”
    这散场散的太突然,小性感的调酒师都已经被助理带到了后台,碧荷的快乐戛然而止。被人捏着手——她看了看面前沉着脸的老公,又侧头看了看站在连月姐旁边的小季总,开始发言,“林致远我今晚要在这里住啊嗯——”
    音调变形,是脸又被人捏住了。
    她要在这里住啊。
    碧荷又伸手打他的胸膛。
    “Alan你们今晚这里住?还是安排人送你们回去?”
    小季总低头看着椅子上女人沉睡的颜,似乎听到了碧荷的话,又抬头留客,“这里住的下。”
    “不用,谢谢,我们回去住,不打扰了。”
    吸了一口气,压住了火,男人声音平稳,他捏着碧荷的嘴婉拒了小季总的留客,不给女人发言的机会。
    “好,那我就不留你们了,我让助理送你们下去。”
    季念回答,俯身去抱椅子上熟睡的女人。
    “行。”林致远回答完,这才慢慢放开了碧荷的嘴。
    “我不回去的林致远,”嘴巴恢复了自由,碧荷又抬头,看着他的脸开始说话,“今晚我要在这里陪阿姨住,我和她说好的——”
    林致远慢慢挽着袖子不吭声。
    “咦!季总待会是不是要来?我要看等着看季总!”
    碧荷突然想起了什么,在椅子上蹦了几下,还兴高采烈的样子,“林致远我还没见过季总,等一下我要见季总——我为天意立过功——啊!”
    她的身体一下子腾空,是被男人拉起扛在了肩上,她挣扎了起来,“我不要你抱我!我要见季总——林致远你放我下来,我的酒还没喝完——”
    “我要见季总啊——我为党国立过功——”
    “不好意思,”
    扛着挣扎吵闹的女人,林致远沉着脸又给季念道歉,“拙荆管教不周,让你见笑了。”
    “你客气了。”主人回答,又象征性的挽留了一下,“不然今晚就住这边?”
    “不用。”男人再次拒绝,“我们回家。”
    “我要住我要住,”小季总的话又捅了马蜂窝,女人又吵了起来,“我今晚要和连月姐睡啊林致远,我们约好的——”
    声音越来越远,是女人已经被人扛走了。
    英俊的天意继承人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们消失在走廊,这才吐了一口气,伸手抱起了自己的太太。
    熟睡的女人嘤咛了一声,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
    男人低头看看自己的太太,低头轻吻了她的脸。
    Alan在华尔街能量不小,季念抱着自己的太太往卧室里走,怎么娶了一个——这么不着调的太太?
    倒是和想象的很不一样。
    倒是和妈玩得来。
    喝醉了酒,还挺,额——活泼的。
    就是看起来和Alan不搭。
    毕竟华尔街之狼可不只是个传说。
    不过还是亲自来接她回家——
    男人低头看看怀里秀目紧闭的女人,神色渐渐温柔了起来。
    是疼爱的模样。
    十八岁之夜(8.踩你的脚)38000
    8.
    被男人扛在肩膀上,碧荷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鞋子掉了我鞋子掉了——”她喊。
    本来就是穿的拖鞋,扑腾了几下已经从脚上滑落。
    男人扛着她往外面走,没有停。
    “你放我下来啊林致远,”女人又扑腾了几下,“我的包,我的鞋——”
    “麻烦待会把她的东西送到车库来,车牌号SA80688,谢谢。”男人伸手接过了助理捡起来的鞋说话,“衣服,包,还有手机。”
    “好的。”助理急匆匆的来推门,一边回答。
    “还有别的还有别的,”已经走到了走廊,女人又喊,“我还有话和阿姨说——”
    “啪!”是男人一巴掌打在了她屁股上。
    “我要见季总——”
    “啪!”又挨了一下。
    “你打我,林致远你打我——”
    “啪!”屁股上又挨了一下。
    触感太好,男人又顺便捏了一把,又引起女人的“哎呀”声,蹬了两下腿。
    不守妇道。
    门开了,男人进入,又合上了。光亮的大门倒映出男人颀长的身形。
    还有阴沉的脸。
    还有捏着的拳头。
    女人已经被他扛在肩上,沉甸甸的柔软,可是心里却依然有着火苗乱串。
    浴袍。
    乱看其他男人的那傻笑——
    还有紧紧抓住季念衣角的手指。
    火苗嘭的一下子大了,猛地从脚底一直串到了头顶,男人咬着牙,又狠狠的往她屁股上打了几下!
    “你打我你打我!”
    这回真的屁股痛了,女人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她开始挣扎又拍打他的背,“林致远你放我下来!”
    男人站在原地,沉着脸一动不动。
    “我要下来我要下来——”女人开始抓他的头发,“林致远你顶着我胃了!”
    手里捏着的鞋子,掉落在了电梯里,肩上扛着的女人被人慢慢的放了下来——脚蓦地一沉,男人低头,一双白嫩的小脚踩到了他的皮鞋上。
    男人沉着脸看她。
    “我踩你!”酒壮怂人胆,皮鞋的面积不大,女人两只脚站在上面,还抱着男人的腰摇摇晃晃,脚还故意剁了两下,“林致远我就要踩你!”
    穿着浴袍的女人拽着他腰间的衬衫摇晃,还在踩他的鞋子,“谁的脚在上面,谁就是家里的老大!!”
    男人看了一眼她穿着浴袍的样子,面无表情。
    这又是什么风俗神秘学?还是哪个神经病教的土味御夫术?怎么可能对他有效用?
    阿姨今晚到底给她喝了多少酒?
    “马上把鞋给我穿好,”男人一边解西装一边沉着脸,“信不信我今晚让你打赤脚走回家?”
    “叮——”
    制服笔挺的门童站在门口,看着电梯门缓缓打开。
    穿着白色睡袍的女人被人牵着从电梯出来,不,好像用拽更准确。
    女人身上,还套着男人的黑西装。
    走在前方的男人身高腿长,眉目俊美,他衣冠楚楚,身上穿着的白衬衫面料笔挺一看就价值不菲——此刻他脸色铁青,牵着女人的手大步迈出;
    被他拖在身后的女人身上还穿着浴袍,卷发披散。她个子不高,不过才齐男人胸膛——右手被男人拽着,脚上穿着拖鞋,她似乎根本跟不上男人的脚步,脚步踉跄。
    “林致远你慢点!”她还在挣扎。
    这场景古怪,男人,浴袍,被拖曳的女人,有一种名为八卦的信息素在空气中蔓延,吸引了大厅不少人的目光。
    两个奇怪的男女似乎毫无所觉,就这么在众人的好奇中拽着走过了挑高百米的华丽大厅。
    虽然说酒店对客人的安全有安保义务,但是前面这个先生一看就是上等人——
    两个人就这么拽着路过门童的时候,门童犹豫了一下,确定后面的女士没有呼救的意思,选择了鞠躬行礼。
    两个人从他面前走过了。
    视线一直跟随两人,直到他们一直走到门口停着等待的那辆造型流畅的蓝色跑车旁,车灯闪烁,车门缓缓抬起,披着男士西装的女人被人按着肩膀了进去——
    门童这才吐了一口气。
    有钱人。
    有钱人的世界他不懂。
    ——还好判断正确,没惹麻烦。
    又有一个穿着白衣黑裙的女士从他面前小跑而过,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和一个手包。
    门童看着她在门口顿了一下,看了几秒,然后跑到了跑车面前,说了什么。
    已经缓缓落下的跑车双翼又抬起了。
    制服女把手里的包裹递了过去,态度恭敬。
    男人坐在驾驶位沉着脸一动不动,没有接的意思,副驾驶穿浴袍女士伸手拿过了包裹,又抚弄了一下头发,说了什么。
    制服女回答了什么。跑车的车门又开始落下,制服女后退了几步,跑车开始缓缓的发动,慢慢滑了出去。
    在跑车路过酒店大门的时候,门童又精神抖擞的敬了一个礼——光影交错,男人英俊又阴沉的脸在他视网膜上一闪而过。
    請収鑶泍詀:χyūsHūщū7.cοм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